Daily Archives: 2014-01-15

内观心得

通过对自己身心互动的深入观察,人能体会到,”我”、”我的”、”我自己”是个多么虚无的东西,因为全是藉由这些生理反应人才被DNA编码成他的样子,而这也就是所有痛苦的根源。的确,浩瀚星空下,”我”算什么?比一粒尘埃还渺小。有亿亿万万个我,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如果”我”根本不存在,为什么要那么爱面子呢?为什么非要比别人强呢或感觉比别人强呢?有什么放不下的呢?为什么不能跟众生分享自己的心得,分享自己无条件的爱与慈悲呢? 4、第10天,慈悲观Metta。把自己内部体会到的愉悦振动分享出去,把自己的喜悦和心得分享给别人,也是内观的结束部分。沉默戒律也从此解除。学员这这么多天不说话之后,一旦马上接触社会会产生比较大的冲击,因此先开戒,让他们互相交流,习惯下。经过这些天的修习,学员都会变得全身充满正能量,跟他们交流会非常让你开心。如果你有亲友参加内观,你最好在课程最后一天去接他(她),因为那时候是他们状态最好的时候,你问TA要什么都有可能得到你想要的答复。 最后,可能大家关心一个问题,内观修习一次,费用多少。当然要自己买机票到内观中心(上海直飞高雄的长荣公司航班往返含税2000块人民币不到,另外长荣的服务很赞),不过到了以后完全免费。不要求缴纳任何费用,内观中心完全依赖捐赠生存。新生在第一次10天的修习后才可以捐赠,但是没有任何强迫性。捐赠再多也不会留你的大名,下次再来也不会给你任何便利,捐赠再少也没人嫌弃和笑话。我自己想,找个山清水秀的安静地方,3、4星级酒店,全程管吃,要花多少钱?更何况你领悟的那些智慧更是无价的。 盖这么一个内观中心要多少钱?第一期花了4500万新台币,2011年投入使用至今。二期三期将花费约1亿6000万新台币左右。这大概不包括土地费用。一元人民币大概相当于5块新台币。 一切免费同时也意味着,不能保证你的报名会被接受。一切还是要靠机缘! 课后我从一名法工那里了解到,苏有朋捐赠给大陆第三个内观中心。买了一大块地,在建。我对这个艺人刮目相看。 下面写点粗浅心得,不当处请斧正。 1、领导 前面说过,除了8、9位法工,为所有学员服务的有一位事务长(Course Manager),这个职位听起来很大的官儿,不过实际上只是为大家服务跑腿的行政人员,而且非常辛苦。我们的事务长是一位30岁出头的台湾小伙子,只知道他姓许。每天的日程由他负责,所有钟点钟声他要敲响,每个学员任何生活上的问题他都要帮忙解决。我们打坐他也打坐。老师有任何问题,比如说某位学员在应该出现的时候没出现,他要去找。我们单独与老师精益请示时,他要负责安排秩序(这意味着他午间不能休息)。洗衣水他要准备好。其他公用设施他要每天检查。吃饭时我们每个人有固定的座位,他是在一个很小的角落,而且因为总是那么多事情要忙,他永远都是匆匆扒两口饭了事,不可能像我们细嚼慢咽。他是完全义务,不收取任何费用的。和其他法工一样,课程结束,他就消失不见了,我们连个礼谢的机会都没有。 这是真正的领导。不是高高在上发号施令,而是为其他人创造一个尽可能舒适的环境,哪怕是自己吃很大的苦。只讲奉献,无关名、位、利。多少领导没有记住这一点? 2、内观从物理上来讲是个很好的方法 内观,哪怕仅仅是从肉体减痛的角度上来讲,也是很伟大的。它的方法前面介绍过,不是转移注意力,而是靠平等心将注意力全身不停移动来认识所有感官的虚妄。如果练的纯熟,身体在任何状态下,不需要打坐,就可以很快的完成一次全身注意力扫描,一呼一吸间可以游走全身一遍,这样相当于把身体各部位平均了,将某个部位的疼痛分担给别的部位。这可以瞬间就把很强烈的感受分解。打坐腿酸痛难忍时,这招非常管用。打坐后活动站起时,用意念快速走一下全身,腰酸腿疼马上不见了。我甚至可以用这招控制强烈的便意。当然,这需要专业训练,未经指导的演习恐有尿床等其他风险,本人概不负责。 这对运动员、病人等需要经常与肉体痛苦打交道的人,有着特别实用的意义。我后来问老师,内观的确在包括印度、台湾的监狱里有教授,在印度也被用在小学里帮助孩子集中精力。 2、活在当下。 我进园时做了件非常明智的事情,把手表也留在了物品保存处,这样10多天寝室和打坐时完全无法知道时间。一开始枯燥的定力练习以及内观刚开始时痛苦的长时间静坐时,我喜欢自己心里默数数字,计算时间。比如说,根据往常经验,一呼一吸大概是5秒钟,那么12次完整呼吸就是一分钟。把注意力从头心移动到脚趾再逆向移动回来,要花大概5分钟时间,这样一来我做12次往返,总时间差不多就是一小时。这的确有助于集中注意力,也能在无法看时间的情况下保存时间意识。后来我自以为高明地问老师,这样好不好。出乎我的意料,他说,不好。他说我要活在当下,即使是痛苦,也要全身心地去体验,过去的事已过去,不要再继续为它们烦扰;担心未来的事情毫无必要,因为未来的事情是由现在决定的。 这道理也是老生常谈了,没有任何新意,不过在安静的静修堂里坐拜在老师面前,这对我又是一次棒喝。印度人不守时,不是因为他们爱迟到,而是有哲学基础的。我自幼形成的生活习惯是错的。Lifelogging是错的。KPI、BSC是错的。ESSEC、Fuqua、HBS是错的。密密麻麻的手表刻度盘是错的。我们平日一刻不停地忙忙碌碌,可我们幸福吗?我们知道我们在忙什么吗?数字的确有着它们伟大的说服力,误了飞机的经历也很痛苦,不过不要成为数字的奴隶。分数、名次是可悲成功学的产物,是我们折磨自己心灵的工具。我认识的真正厉害的生意人都是9分凭直觉1分靠数字来做生意和管理的。不要为了数字而活着。不要现在的事还没完就想它什么时候能完、想接下来的事。100%投入地体验当下,享受当下,只有当下是真实的,唯一的。将来的事,将来再操心吧。 老师告诉我,好和坏都是相互转化的。不必过于担忧未来,重要的是保持自己的心干净,然后未来之路会慢慢自己浮现出来。 4、所有负面情绪,牢骚,抱怨,气愤,嫉妒,仇恨,等等等等,第一个受害者是我们自己。 这道理谁都懂,我也不想再说教。我只是说说我的具体体会。第5天下午开始传授内观时,葛印卡老师在录音带里耐心地解释如何将注意力转移到身体各个部位,又如何去体会。所有的部位都有涉及,不厌其烦,总过程接近两个小时。因为他用英文,有人随后用中文翻译出来,而这么多天我已经完全能听懂他的印度口音英语(当然,词汇量不是非常大),之后再来一遍中文翻译,而且所有部位的方法及感觉描述几乎完全相同,因此到后来我开始有些厌倦,自己在心里半开玩笑地对自己说:”这老头怎么这么啰嗦!”谁知,有了这个念头后,心里变的非常的烦躁,再也收不住了,浑身难受。 还有一次打坐完我在外面散步,我观察着自己酸痛的腿脚,怀疑自己这么多天长时间的打坐,是否会改变骨头形状,以后还能不能跑步了。我心里说,”我这双老腿,怕以后再也跑不了马拉松了!”刚有这个念头,马上一股冷风吹了我一下,打了个寒战,当时甚至有生病的感觉。 这两次经验没有什么超自然,不过我把它们当成对我的棒喝,因为这是我自己体会到的,印象尤其深刻。所有的不愉悦,首先受害的不是其他人,而是我们自己。你不喜欢或厌恶的人和事是有原因的,只是你不了解而已。众生都在受苦,有些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受苦,有些知道,他们的痛苦更加倍,你不去帮助他们,爱他们,给他们慈悲,反而对他们充满负面情绪,这不是得法之人应该做的,也完全背道于修行。这里再讲个小例子。打坐的位置是固定的,坐我左后是一位台湾师兄,非常好动,而且穿了件羽绒服,打坐时他哪怕是很小的一点动作,都会发出声响。他有时候还在打坐时睡着,打鼾。学内观前打坐时我给他弄的不厌其烦,想这老兄是不是只有在静修堂才能发出均匀酣畅的鼾声。都40岁了,能不能尊重点别人,坚持哪怕5分钟不发点声音出来啊!因为不能说话(这5戒的确有助于园区管理),有幸没能把我的负面评价传达给他。可是即使心里想一想这些念头也是不对的,无利于修行的。后来我了解到,他经历过很痛苦的事情,几天晚上都睡不着觉。我是多么愚蠢啊!应该把每一个有可能让我产生负面情绪的人,当成对我修行的一次考验和磨练,感恩他们。我平常比较喜欢开玩笑,有些玩笑话伤人,不能只顾自己嘴痛快,让别人不舒服。再也没有比记恨别人更加愚蠢、更让自己痛苦的了。真正的爱和慈悲,都是无条件的,只求付出和奉献,不求回报。 我宽恕,我宽恕,所有有意无意,以语言,身体或想法伤害过我的人! 所有我有意无意,以语言、身体或想法伤害过的人,我祈求你们的宽恕! 所有我的朋友家人,我为分担你们的痛苦做过什么?我憎恨过的人,我真正理解和帮助过他们吗?为减轻他们的苦做过什么事吗? 愿众生安祥,和谐,快乐! 愿众生安祥,和谐,快乐! 愿众生安祥,和谐,快乐! Bhavartu Sabba Mangalam!

Posted in 自我成长, 见闻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