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14

五代十国的乱世

没有杰出的领袖,五代十国这个时代真是混乱、愚昧和黑暗。很多政策简直是儿戏,下面这个外交案例非常有喜剧效果。 唐主遣使遗闽主曦及殷主延政书,责以兄弟寻戈。曦复书,引周公诛管、蔡,唐诛建成、元吉为比。延政复书,斥唐主夺杨氏国。唐主怒,遂与殷绝。

Posted in 历史, 图书 | Leave a comment

印度古乐

内观时我遇到个以前是专业录音师的台湾师兄,很神。我发现我对音响的了解跟他完全无法相比。他也向我推荐听听印度古乐。用他的话说,音乐也可以分为三六九等,摇滚、电子音乐是下三滥(别误会,他自己也当过几年DJ),而印度古典音乐可以算是最上乘的,锡塔、竹笛等都非常好听,每一首都很长,跟西方音乐完全不同类。 今天无事,虾米网上搜了一下,果然不同凡响。强烈推荐!这个网址上有不少介绍和200多张CD,够你听一阵的。实在不知道听哪个可以试试先搜索Ravi Shankar,据说是大拿级的人物,去年刚挂了。用虾米的客户端也可以下载到Ipad、Iphone上。 另外,跟印度古乐无关但跟音乐有关的,委内瑞拉年轻的指挥家Gustavo Dudamel我很喜欢,激情澎湃,曾看过他的不少视频。如果2014年你的心愿之一是看一场他的现场指挥,这里有他上半年的演出安排,3月他要和王羽佳合作三场,Rachmaninov第三钢协,分别是在旧金山、Kansas和纽约。想看的抓紧抢票了!拉三也是以激情闻名的,看看Dudamel能碰出怎么样的火花!

Posted in 音乐 | Leave a comment

这位因为会外语能直接向领导汇报而倒霉

不过好在他自己争气。 前磁州刺史康福,善胡语,上退朝,多召入便殿,访以时事,福以胡语对;安重诲恶之,常戒之曰:“康福,汝但妄奏事,会当斩汝!”福惧,求外补。重诲以灵州深入胡境,为帅者多遇害,戊戌,以福为朔方、河西节度使。福见上,涕泣辞之;上命重诲为福更他镇,重诲曰:“福自刺史无功建节,尚复何求!且成命已行,难以复改。”上不得已,谓福曰:“重诲不肯,非朕意也。”福辞行,上遣将军牛知柔、河中都指挥使卫审余等将兵万人卫送之。 。。。 袄康福行至方渠,羌胡出兵邀福,福击走之;至青刚峡,遇吐蕃野利、大虫二族数千帐,皆不觉唐兵至,福遣卫审余掩击,大破之,杀获殆尽。由是威声大振,遂进至灵州,自是朔方始受代。

Posted in 历史, 图书 | Leave a comment

《鉴》摘

这话一定要记住:小心使得万年船!一旦顺利了,离失败就不远了! 九月,上与冯道从容语及年谷屡登,四方无事。道曰:“臣常记昔在先皇幕府,奉使中山,历井陉之险,臣忧马蹶,执辔甚谨,幸而无失;逮至平路,放辔自逸,俄至颠陨。凡为天下者亦犹是也。”上深以为然。

Posted in 历史, 图书 | Leave a comment

中国版的IZNOGOUD

这位坚持不懈最后修成正果,但皇帝换了以后很快脑袋搬家。不是他一开始设计的吧! 租庸副使孔谦畏张宪公正,欲专使务,言于郭崇韬曰:“东京重地,须大臣镇之,非张公不可。”崇韬即奏以宪为东京副留守,知留守事。戊午,以豆卢革判租庸,兼诸道盐铁转运使。谦弥失望。 …………… 孔谦复言于郭崇韬曰:“首座相公万机事繁,居第且远,租庸簿书多留滞,宜更图之。”豆卢革尝以手书假省库钱数十万,谦以手书示崇韬,崇韬微以讽革。革惧,奏请崇韬专判租庸,崇韬固辞。上曰:“然则谁可者?”崇韬曰:“孔谦虽久典金谷,若遽委大任,恐不叶物望,请复用张宪。”帝即命召之,谦弥失望。 …………… 孔谦恶张宪之来,言于豆卢革曰:“钱谷细事,一健吏可办耳。魏都根本之地,顾不重乎!兴唐尹王正言操守有余,智力不足,必不得已,使之居朝廷,众人辅之,犹愈于专委方面也。”革为之言于崇韬,崇韬乃奏留张宪于东京。甲寅,以正言为租庸使。正言昏懦,谦利其易制故也。 …………… 孔谦复短王正言于郭崇韬,又厚赂伶官,求租庸使,终不获,意怏怏,癸卯,表求解职;帝怒,以为避事,将置于法,景进救之,得免。 …………… 租庸使王正言病风,恍惚不能治事,景进屡以为言。癸酉,以副使、卫尉卿孔谦为租庸使,右威卫大将军孔循为副使。循即赵殷衡也,梁亡,复其姓名。谦自是得行其志,重敛急徵以充帝欲,民不聊生。癸未,赐谦号丰财赡国功臣。

Posted in 历史, 图书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