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13

原来韩愈如此的反对佛教

公元819年,唐宪宗把释迦牟尼的手骨舍利从法门寺请到长安,各寺瞻仰,百姓看皇帝如此敬佛,纷纷效仿,有人甚至把全部家产都献给佛门为求一见佛骨,有人在胳膊、头上点上香油以示诚心。面对这种情况,唐宋八大家之一的韩愈劝谏皇帝: 部侍郎韩愈上表切谏,以为:“佛者,夷狄之一法耳。自黄帝以至禹,汤、文、武,皆享寿考,百姓安乐,当是时,未有佛也。明帝时,始有佛法。其后乱亡相继,运祚不长。宋、齐、梁、陈、元魏已下,事佛渐谨,年代尤促。惟梁武帝在位四十八年,前后三舍身为寺家奴,竟为侯景所逼,饿死台城,国亦寻灭。事佛求福,乃更得祸。由此观之,佛不足信亦可知矣!百姓愚冥,易惑难晓,苟见陛下如此,皆云‘天子大圣,犹一心敬信;百姓微贱,于佛岂可更惜身命。’佛本夷狄之人,口不言先王之法言,身不服先王之法服,不知君臣之义、父子之恩。假如其身尚在,奉国命来朝京师,陛下容而接之,不过宣政一见,礼宾一设,赐衣一袭,卫而出之于境,不令惑众也。况其身死已久,枯朽之骨,岂宜以入宫禁!古之诸侯得吊于国,尚令巫祝先以桃茢祓除不祥。今无故取朽秽之物亲视之,巫祝不先,桃茢不用,群臣不言其非,御史不举其罪,臣实耻之!乞以此骨会有司,投诸水火,永绝要本,断天下之疑,绝后代之惑,使天下之人知大圣人之所作为,出于寻常万万也,岂不盛哉!佛如有灵,能作祸福,凡有殃咎,宜加臣身。” 当时唐宪宗已经老糊涂了,相信神仙,追求长生不老,弄了个术士进宫炼仙丹。韩愈这番不与时俱进的话激怒了皇帝,差点给他个极刑,后来明白人劝阻才给贬到潮州当刺史。

Posted in 历史, 图书 | Leave a comment

这辈子能写出这样的音乐,死也值了

Posted in 音乐 | Leave a comment

2013年看过的书

各大报社、杂志社在评2013年最佳图书,我也附庸风雅一把,肤浅地评价今年看过的最好的图书。 2013年迄今为止看过88本书。 管理类最佳:《我在通用汽车的岁月》(斯隆。几十万人的大企业是如何管理的),提名:《It worked for me》(Powell。战场上检验过的管理学)、《Drive》(Pink。简单,基本)。 自我成长与管理类最佳:《与鲨共游》(麦凯),提名:《人生的智慧》(叔本华)、《超越感觉:批判性思考指南》(鲁吉罗。Critical thinking是要训练出来的)。 文学类最佳:《卡拉马佐夫兄弟》(陀思妥耶夫斯基。这本书是作家描写人性的代表作),提名:《牛虻》(伏尼契。浪漫革命主义!)、《战争与和平》(托尔斯泰。手不释卷看完了)。 人类学最佳:《论中国》(基辛格。顶级外交官的视角与深度),提名:《我在伊朗长大》(沙塔碧。看过这书就知道生在中国是多么的幸福)、《One billion customers》(McGregor,外国人在中国做生意的经历)、《菊与刀》(本尼迪克特。有关日本的经典作品)。 运动类最佳:《当我谈跑步时,我在谈些什么》(村上春树。无数跑马拉松的人都会看)。 最佳科普类:《病者生存》(莫勒姆。生物学、表观遗传学真是太有意思了!)。提名:《万物简史》(布莱森。精装版值得收藏)、《掉上的饼干能吃吗 : 有关微生物的必要常识》(马克苏拉克。微生物知识普及的一本不错的书)。 人物传记类没有最佳,今年遗憾的是没看什么好的传记。《邓小平时代》和《特斯拉自传》都不如以前看过的《个人历史》《Titan》好看。 游记类最佳:《万里无云》(书云。唐僧玄奘不仅影响了中国的佛学,而且是印度佛学至关重要的再生之父)。 科幻小说类最佳:《严厉的月亮》(海因莱因),提名:《发条女孩》(巴奇加卢皮)、《与拉玛相会》(克拉克)。

Posted in 图书 | Leave a comment

上马II

这是这次上马我的官方成绩,在官方网站上输入我的号码可以查到: 为什么比赛成绩比净成绩多了5分多钟?因为跑马拉松的人很多(总共3万5千人跑),队伍很长,种子选手排在前面为了不被我这样的不入流选手挡道,跑个更好的成绩;后面的人,冲过起跑线就自然晚了一些。从这个角度来说,净成绩才是真实成绩。 这个成绩是如何精确得出来的?每个报名半马和全马的选手都会领取一个计时芯片,用鞋带串在鞋上,这样,选手跑过起跑线、每5公里计时点和终点的准确时间就毫无疑问了。 这个比赛成绩(不是净成绩)排名是3453名,跑完全程的男生有5600名,女生有800米。这个成绩,在男生里中等偏下。还是挺失望的。如果一开始跑得快些,或者平时训练时配速快些,应该能跑进4小时吧。 用比赛成绩减去净成绩就得出了每5公里我跑的实际时间。从表里看到,我前5公里的确跑的慢。一般来说,我的配速(就是一公里用的时间)是6分钟左右,意味着每5公里用30分钟,就象从第6公里到第35公里的速度,但一开始一是人多,二是故意压低速度,所以跑的慢。 最后7公里,用句北京话说,怂了。第36公里时真的很累,有点精疲力尽。我甚至想,即使走到终点,应该在5个半小时内也能完成全程。我还真的走了一两百米。后来想想,不想,我一定能坚持跑完。我不能怂。Do it for my name. Do it for my pride. 于是,继续跑起来,发现也不是那么难,而且最后终点时,真的双臂张开,以令我自己都吃惊的速度跑到了终点。

Posted in 跑步 | Leave a comment

坚持、执着

今天做了一件非常愚蠢的事。 为了躲上海的雾霾,出差重庆之余把回程飞机改晚了。听说武隆仙女山不错,网上搜到草原景区内仅有的几家酒店,看到有人评论说假日还成,而且离草原步行10分钟到,一周没跑步,心里一想草原就痒痒,于是订了这家酒店。中午11点半到了酒店,入住,然后我跟司机说,我先去跑会儿,换上鞋、背心和短裤,12点差两分就出发了。大堂里问了草原的方向,就开始跑起来。 也许是这地方海拔1900米,或者是马拉松后上海天气不好就没跑的原因,刚起跑时有点不适应,但跑着跑着就好了,一直是朝酒店的服务员和路边的过客指的方向,沿着一条柏油公里跑。因为忘了带Ipod Nano,所以不知道跑了多久,感觉已经过了很长时间,可路在林子里弯弯曲曲地延伸,就是看不到头儿,完全没有草原的迹象。应该绝对超过网上说的步行10分钟的距离了。我开始怀疑自己方向是不是错了,可又感觉两个人都给我指错方向的可能性不高,而且这地方没那么多的路,地形不复杂。后来又朝前跑了几个弯道,也担心同来的司机时候饿肚子,终于决定原路返回。回酒店一看,12点50分了。 下午天生三桥回来后我让司机开车去大草原,我告诉了他我中午在什么地方掉头返回的。结果转过那个弯道,就到了大草原的停车场! 后来酒店大堂服务员跟我说,步行去草原要40分钟。 互联网上的酒店、餐厅评论,商业利益太多。 人生就是如此到充满戏剧性。很多时候,如果再坚持一下,也许结果会完全不同。怀疑自己,是达到目的的最大障碍。

Posted in 异想, 心情, 跑步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