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2013-11-09

转两篇有关北齐奇人刘桃枝的文章

按:资治通鉴里这个人着墨很少,不过每次他的名字出现的时候都惊心动魄,网上搜了下,转载两个网友写的文章。 北齐第一御用刽子手刘桃枝的传奇人生 北齐这样一个禽兽王朝,大部分人都难以善终,不但高家的人多半死于非命,异姓王和异姓大臣也很多不得善终的。他们很多是被皇帝所杀,而皇帝派去杀他们的人,往往是刘桃枝。 刘桃枝这个人,究竟是胡人还是汉人?当时胡人喜欢取汉名,一般来说,单从名字上,胡汉难辨。不过当时匈奴人改姓刘的比较多,和高欢一起起兵的铁哥们,“建义元勋”刘贵,就是匈奴人。只不过到了南北朝末期,匈奴人早已被鲜卑化了,遵鲜卑习俗,说鲜卑语,从刘桃枝的所作所为看来,此人似乎是胡人的可能性比较大。 他的特性是,武艺好力气大,主子出现在哪里他就在哪里,主子叫他打谁杀谁他就二话不说去执行。他只忠于在位的主子,不论是谁,只要谁是大王谁是皇帝,他就效忠谁。多少次政丅治风波,多少次皇位更替和血腥杀戮,倒下一批批重臣,甚至内廷侍卫,将领,只有他安然无恙,从来不被任何新主子追究,继续安享荣华。 别以为他一直屹立不倒的法宝就是只干活不说话,其实他在皇帝面前还是敢于说话的,当然,说的话也是很有水平的,别看他是个粗人,可他很懂得揣摩皇帝的心思和性情,知道在什么时候说什么样的话能既让皇帝高兴又不会让自己显得很谄媚很低级,从而达到一种忠心耿耿的效果。 一日,(高洋)泣谓群臣曰:“黑獭不受我命,奈何?”都督刘桃枝曰:“臣得三千骑,请就长安擒之以来。”帝壮之,赐帛千匹。赵道德进曰:“东西两国,强弱力均,彼可擒之以来,此亦可擒之以往。桃枝妄言应诛,陛下奈何滥赏!”帝曰:“道德言是。”回绢赐之。 此人虽然是东魏北齐第一御用刽子手,朝中王侯将相多半死于其手,然而在史书中没有专门的列传,但是根据零零散散的史料,能够勉强拼凑出他的大致生平和经历来。首先他在高欢起兵后追随高欢,当了高欢身边的苍头奴,以武力见长,也许也跟着高欢上过不少次战场。那时候出征作战,主帅或者高级将领身边有专门为他们携带兵器的苍头,还有专门为他们骑“副马”的苍头,估计刘桃枝就是其中的一种苍头奴。 神武时有仓头陈山提、盖丰乐,俱以驱驰便僻,颇蒙恩遇。魏末,山提通州刺史,丰乐尝食典御。又有刘郁捷、赵道德、刘桃枝、梅胜郎、辛洛周、高舍洛、郭黑面、李铜鍉、王恩洛,并为神武驱使。 后来高欢把他分拨给了高澄,成为了高澄身边的侍卫,但是这时候他有没有官职,还是未知,目前没看到相关记载。他和高澄一起出现的记载,倒是蛮有意思的,感觉他既然能和赵道德一起被相士评论,其身份应该不是普通家奴了,起码也是个侍卫小头目什么的。 吴中察声者后魏末,有吴士至北间。目盲而妙察声。丞相嗣渤海王澄使试之。闻刘桃枝之声曰:“当代贵王侯将相死于其手。然譬如鹰犬,为人所使耳。”闻赵道德之声曰:“亦贵人也。”闻太原公洋之声曰:“当为人主。”闻澄之声,不动。崔暹私掐之,乃谬言:“亦国王也。”王曰:“我家群奴,犹当极贵,况吾身手。”后齐诸王大臣赐死,多为桃枝之所拉杀焉。而澄竟有兰京之祸。洋受禅,是为文宣王。 我倒是好奇他在高澄死掉之后,北齐建立之时,大约多少岁。我的感觉是,如果他曾经跟高欢征战过,又跟着高澄混到了个侍卫小头目,年龄应该和高澄差不多吧,也就是二十多岁,或者三十岁左右。这样算来,到北齐灭亡时,他已经快六十岁了。 不过,有点不合理,因为他最后一次在史书中出现,是后主高纬时期的武平二年,在宫中勒杀斛律光。这一年距离北齐灭亡只有五年,难道这时候刘桃枝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人家(南北朝时人的寿命不长,五十岁以上算老年了)被后主派去杀斛律光那样的猛将,而且他还能亲自动手? 于是他的年龄问题又成了一笔糊涂账。于是也可以假设他比高澄小几岁,武平二年的时候四十六七岁这样子,勉强还可以干点体力活,杀杀人什么的。 后来他再没有以御用刽子手的身份出现在史书中,最后一次提到他时,他升官了,封王了。这个从高欢时期就开始侍奉高家兄弟叔侄,共经历七朝(从高欢截止高纬,不算高纬立的那俩小皇帝),杀王侯将相无数,双手染满鲜血的苍头奴,终于“多年的媳妇熬成婆”,威风凛凛地当大王了。 “旧苍头刘桃枝等皆开府封王,其馀宦官、胡儿、歌舞人、见鬼人、官奴婢等滥得富贵者,殆将万数,庶姓封王者以百数,开府千馀人,仪同无数,领军一时至二十人,侍中、中常侍数十人,乃至狗、马及鹰亦有仪同、郡君之号,有斗鸡,号开府,皆食其干禄。” 北齐灭亡之后,此人再无记载,不知所踪了。我在想,他是继续给北周效力,自然老死了,还是在灭国之时的混战中挂掉了呢?或者是,因为年纪已老,携带财富隐居起来,得以善终了? “王侯将相皆死于其手”—一个被遗忘的超级宫廷杀手 提到古代杀手,人们自然会想起荆轲、聂政、专禇、要离等著名的杀手,但要算起刺杀的历史之长,刺杀的人物地位之高,却没有人比得上南北朝的一位专业皇宫职业杀手,他在数十年的杀手生涯中,一共杀了四位德高望重的亲王、两位大臣,其中一位还是流传千古的名将,外加小人物无数,可谓是成果累累,他就是北齐的宫廷杀手刘桃枝。 据《太平广记》记载,北魏末年,权臣高澄找来一位“目盲而妙察声”的预言家(有的古书上记载此人叫皇埔玉),预言家听到刘桃枝的声音后说:“当代贵王侯将相死于其手。然譬如鹰犬,为人所使耳。”意思说王侯将相都会死于其手,但此人终究只是个鹰犬,听人使唤罢了。纵观刘桃枝的一生,的确是个很老实的御用杀手,他只听现任皇帝的命令,皇帝让杀谁就杀谁。所以历经五任皇帝,大臣换了一拨又一拨,刘桃枝却始终以皇帝亲信身份出现,可谓是个奇迹。 刘桃枝出生于公元530年,正值北魏分裂时期,天下大乱,这一年,北魏孝庄帝元子攸利用朝见机会杀了“卓越的军事统帅”尔朱荣,结果造成更大的混乱,第二年,尔朱荣侄子尔朱兆起兵赴洛阳,杀死孝庄帝,又过了一年,原尔朱荣部将高欢在河北大族的支持下,起兵消灭潼关以东的尔朱氏势力,杀节闵帝,立元修为帝,即孝武帝。不久北魏分裂为东魏和西魏,两魏轮番大战,英雄辈出,刘桃枝长于这样的乱世,造就了他年纪轻轻就练就了一身卓绝的武功,并以皇帝贴身侍卫的身份,正式进入历史舞台。 他的力气很大,从后来的历史记载中可以看到,他杀人从来不用兵器,都是赤手空拳,他最擅长的武功叫拉杀,后人有人理解是“拉出去杀掉”的意思,这是不对的,拉杀是一种杀人的技巧,具体说是双臂锁住对手的咽喉,用力扭断对手的脖子,说起来容易,实际需要很高的技巧,一般武士根本无法掌握,刘桃枝对这种技能却十分擅长,他杀的对象大部分是孔武有力的武将,杀人的时候,绝大多数情况都是一对一的PK,刘桃枝总是轻松获胜,只有一次例外,那是面对“一代名将”斛律光的时候,一对一的刘桃枝无法战胜斛律光,最后叫了几位“力士”帮手后才完成皇帝交给的任务。 公元557年,高洋在内殿要刘桃枝拿刀砍开国功臣高德政,虽然刘桃枝已经杀人无数,但面对这样的命令还是有些犹豫,高德政是曾为高洋篡魏出过大力的心腹大臣,杀了他,万一哪天皇帝后悔,自己小命就完了,所以“刘桃枝捉刀不敢下”,他的行为引起了皇帝高洋大大的不满,“帝起临阶砌,切责桃枝曰:‘尔头即堕地!’因索大刀自带,欲下阶”,皇帝发怒了,要亲自拿刀来砍人,这还了得,刘桃枝不等高洋取到,马上出手,斩断了高德政三个手指。此事对刘桃枝是个刺激,也使他的杀手本色又更进了一步。 公元558年刘桃枝受命合杀永安王高浚、上党王高涣。此二人都是高欢的儿子,当时齐主高洋的兄弟,他们被关在铁笼里,由刘桃枝用槊乱刺,但此二人也有些勇力,用手抓住槊将它折断,於是又投入薪火,最後二人被烧死。 公元569年刘桃枝受命杀太尉、赵郡王高叡,此人是高欢的侄子,当时齐主高纬的堂叔,是个权倾朝野的人物,因为逼迫皇帝杀太后的情人何士开,结果被绑送华林园雀离佛院,在那里被刘桃枝拉杀。 公元571年杀当时齐主高纬的同母弟琅琊王高俨。“刘桃枝反接其手。俨呼曰:‘乞见家家、尊兄!’桃枝以袂塞其口,反袍蒙头负出,至大明宫,鼻血满面,拉杀之,时年十四。裹之以席,埋於室内。”高俨虽然才14岁,但威望很高,已经威胁到皇帝的地位,所以皇帝不得已采用这种办法把他暗杀了。 公元572年杀斛律光,斛律光是北齐首屈一指的名将,百战百胜,最后积功当了丞相,引起了皇帝的忌讳,面对这样一位功臣,皇帝是不敢公开杀他的,只能采取暗杀的办法,骗斛律光进宫去,刘桃枝乘其不备,从后面偷袭,但斛律光终究是久经沙场的大将,虽然老了,遭到偷袭也没有倒下,还回过头来说:“桃枝常为此事”。刘桃枝见一个人无法杀掉斛律光,忙叫另外三个力士一起上,用弓弦把他勒死了。 至此,刘桃枝的杀手生涯达到高峰,但北齐的精英人物被杀完了,北齐的气数也尽了,不久北齐被北周灭亡,乱军之中,刘桃枝不知所终。 刘桃枝不仅仅是个听话的宫廷杀手,他还是一个极聪明的人,他一共经历了五个皇帝,每个皇帝都把他当做心腹,大加重用,这看起来是不可想象的。表面上,他跟每个皇帝都很贴心,比如高洋当皇帝的时候,行为十分荒诞,他喜欢“微服私访”,又喜欢标新立异,于是刘桃枝就自告奋勇地带皇帝去“微服私访”,怎么去?他们不用马车,不用走路,刘桃枝背着皇帝去。高洋死后,他的儿子高殷十分懦弱,很快发生了高演的政变,政变中,高演押着忠于皇帝高殷的丞相杨谙来见皇帝,要皇帝治杨谙的罪,当时情况千钧一发,宫廷四周都是忠于高殷的武士,与刘桃枝同级的另一位宫廷卫队长娥永乐不断暗示高殷下命令,杀掉高演,但草包皇帝高殷就是一言不发,后来太后发话,命令忠于高演的部队进宫来换防,结果娥永乐拒绝换防被杀,换防后,高殷被孤立,很快被篡位。整个事件中,刘桃枝没有出面,高演政变成功后,他很快投到高演的怀抱,当了高演的贴心宫廷侍卫,继续做老本行。 由此可以看出,刘桃枝忠于的,只是皇帝本人,谁当皇帝他就忠于谁,听谁的命令,这样的奴才,往往是最受主人喜爱的。 刘桃枝在他的漫长的杀手生涯中,主要杀的都是一些忠臣,能臣,这些人被后世所推崇,而残害他们的人,则往往受到后人的责骂,被冠以“鹰犬”、“为虎作伥” 等名号遗臭万年。如同杀害岳飞、袁崇焕的那些衙役,相比刘桃枝,他们是幸运的,因为没有在历史上留名,虽然人们更多地把指责目光投向了他们后面那些指使的人,但在世人心里,直接下手的人也难逃罪责,他们也很无奈,如果他们不执行主人的命令,马上会有其他人来代替自己,自己的小命还会不保,某种程度上,他们这些“鹰犬”也是受害者。

Posted in 历史, 图书, 转载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