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13

转帖——只为一笑 《一次突如其来的性生活(温馨感人)》

厦门鱼肝油厂后门的招待所,四楼靠南,可以看到海。三张单人床,两把椅子,一个脸盆架。洗手间在走廊尽头。墙面斑驳。阴天,云层很厚,低,灰黑,鼓。 下午三点。 莫文蔚。 房间里有老王。还有老张。 老王来到靠窗的桌子前,从红色保温瓶里倒出一杯水,喝了。盘算怎样熬过无聊的下午。 一股强烈的感觉突然从腹部腾起,火烧般迅猛。他感到两腿之间有一座火山凸了起来,喷薄欲出,好像十八岁的那个夜晚。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这种感觉了,他感到不可思议,但来不及多想了,老王浑身颤抖,不由自主的哼哼起来,一个声音在脑壳里大喊:“我要。” “天,格哪能办啊?” 这时他看到了老张,背对着他看报纸的老张。 “哦。。。老张。” 老王想。 老王的上司老张,正科级的干部老张,三个孩子的父亲老张,祖籍山东枣庄的老张,头发四六分的老张。 “嗯,老张。” 老王想。 迅速悄无声息的摸到老张背后,猛的一把推倒,左手死死卡住其后颈,同时右手去扒老张裤子。 “哎哟老王!你干什么老王?” “你干什么老王?别闹了老王,快放手!” 老张不知道发生什么状况,毫无防备,大声的嚷嚷着让老王停手。老王没有说话,扒了老张裤子,抽出皮带捆住老张双手,take him from behind. “哎呦我操老王,你疯了老王?” “啊~~疼死了老王!” “你疯了老王?” “你疯了老王?!” “哎哟我操!出血了老王!” “快停手老王我求你了!” “求你了老王!” 老王一直没吭声,从背后猛烈的干老张。整个过程持续了半小时左右。 老王临窗站着,裸体,被一种从来未有过的感觉充满,周身舒畅。就像冬眠了三个月醒来早晨的第一个懒腰,浑身骨节抻的咔吧咔吧响。极地三温暖,冰冷刺骨的湖水里游泳,上岸怒蒸桑拿,用柳条死命抽。再游,再蒸,再抽。再游再蒸再抽,直到每道血管波澜壮阔此起彼伏凝望远方。嗯,被狗熊举起来放下,放下,再举起来。让野生郭东林跪背上马杀鸡,全力,到位,密不透风,拍到骨头都酥了,透了,折叠起再铺展开,团成球擀成皮,一抖一放,舒泰!全身血液奔腾不息,似乎有使不完的劲。 他望着窗外。阴云密布的天空突然露一小缝,有一道金光跃出,迅速的掠过水面,在绸缎上描绘出一句咒语,转瞬不见。 “哦,是你。” 老王看懂了。打开红色保温瓶,倒一杯水喝了。刹那,刚才那种强烈的感觉又从小腹腾起,展开。老王再次勃起了!无法阻挡。奇怪,老王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但来不及多想,必须宣泄,那个声音又在脑子里喊:“我还要。” “怎么办?” 老王焦急的琢磨。他回头,看到了躺在地板上的老张。。。 “嗯,老张。” 老王想。 “哎哟我操!没完了你?” “是不是人啊你” “老王!别这样老王!我家里就全指望我了老王,你!” “哎哟轻点!”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娱乐, 转载 | Leave a comment

全球化故事 N

1999年我被发配到非洲前,因为女朋友在学校,常常回学校看她。有个在我们学校上学的刚果金留学生,不知道从哪里听说我要去他的国家常驻,找到我问能不能给他家里捎一封信。他的信没有封,被我女友好奇的看了。主要说他想念他的老婆和孩子,希望他老婆能天天打扮的漂亮(我清清楚楚记得那个法语用的是Sois belle)。去了金沙萨后有个周末我让我的司机带我去那个地址当回信使。司机看了地址后到吸一口凉气。路上我明白了那口凉气什么意思。那是个非常偏僻的小山村,很多地方根本没路,我们开的4轮驱动的越野吉普很多地方都很困难,费了两个小时才到。到了那个小村子,真的很破,不过孩子四处在玩闹,倒也生机盎然。我把信给了他老婆。她一边看一边眼泪哗哗地流。好像留学生已经很久没回国了。后来不知道他从中国回去没有。有人说他回去了。也有人说他在中国呆下来了。还有人说他娶了个中国姑娘留在了中国。当然,我再没见过他,所有这些都是待验证的传言。

Posted in 见闻 | Leave a comment

转几个有声书网站

跑步光听音乐有点烦,网上问了几个不错的有声书Audiobook网站地址,分享下。主要是英文的,有的也有中文书或法文书。 http://www.booksshouldbefree.com http://www.free-audio-books.co.uk/ http://wiki.librivox.org http://theaudiobookbay.com/

Posted in 图书, 转载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