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11

La premiere gorgee

那是个刚刚开始炎热的上海的下午。出租车司机并不熟悉虹许路虹梅路老外休闲一条街的地址,因此我在那条街错误的一头下了车。烈日下饥肠辘辘的我穿过各式风味的餐馆,走到街道另一头,看见这位老兄熟悉的身影。我走到他背后,问他:“你找谁?” 他回头,笑了。资本家最近这两年剥削他的努力有些成效:他头顶的头发更少了。 我们找了家名叫”Simply Thai”的泰国餐厅在一个靠窗的桌子旁坐下。两年没见,自然要喝一杯。Tiger啤酒端上来,一口冰爽下去,浑身清凉,心也稳了不少。这是我这个夏天的第一口啤酒。 两个男人在一起,自然聊些男人话题:公司政治,DSK,共同的朋友,我在加拿大的经历。他问我,在加期间有没有女朋友。我说,有。他说,现在呢,我说,她结婚了。他笑的不行。哥们,我能给你带来的欢乐就这些吗。他一双好看的大眼象永不知疲倦的雷达,不放过扫描窗外街道上走过的任何一个年轻女性的身材。 吃完饭,我坚持付钱。我问起他孩子们的情况,他问我,要不要现在去他家看看?我说,当然好啊。两人在3点钟炎热的夏日下走了段狭窄的人行道。他机警熟练地拉着我躲避一辆辆从身后理直气壮冲过来的电动车。好不容易等到一辆出租车! 他家在上海西边的一个绿化很好的别墅小区里,公司给他租了棟三层美式小别墅,6个房间,4个卫生间。空调、饮用水都是中央控制的,纯净水直接接到冰箱制作冰块。开放式的厨房非常大,和餐厅连着。还有个封闭的小厨房,供做中餐用,之所以封闭是因为中餐的油烟。院子里一个跳床给我的侄子侄女玩耍,还有我师妹的爸妈种点蔬菜瓜果。我马上觉得我对公司还不够狠,这样的房子才适合孝敬父母。 俩孩子还在睡午觉,不过陆续醒了。儿子已经8岁,比我上次见的要高多了。继承了他爸的大眼,也有混血的好看的皮肤。我从来没见过如此有活力的小孩:我在他家的两个小时里,他一直在屋里的沙发、桌子、健身器材上叫喊、蹦跳,对屋里所有的他够得着的东西兢兢业业地做着疲劳性测试。他管我叫“眼镜爸爸”。他妹妹要文静的多,不过混血洋娃娃长大了肯定也是个美女。哥们只比我大两岁,我为什么没有?

Posted in 心情, 朋友 | 3 Comments

一路上拍的一些照片

过去的20天不到的时间里,我途经或逗留的城市有蒙特利尔、阿姆斯特丹、米兰、里昂、巴黎、上海、临沂、多伦多,全部飞行里程比地球绕一圈还多。数码相机太沉了,只有空拍了一些照片。 米兰是时尚之都,意大利的吃也世界闻名。有天晚上我和同事去了家叫Trotter的意大利餐厅,强烈推荐。不过意大利说英语和法语的人真少,沟通小有难度。 米兰街车上打电话的女孩 米兰街景 米兰街景2 暮色 米兰世界第二大教堂DUOMO教堂,也是米兰市中心   再来一张。教堂左边墙上似是变形金刚的电影海报 第三张教堂 DUOMO旁边很多购物中心,除了La Renaissante, 这个长廊也出自名家之手 再来一张 第三张长廊 长廊里LV店的橱窗 知名的斯卡拉剧院(La Scala),世界歌剧的一个耀眼场所,很多歌剧艺术家都是到这里表演后才成名的。我在的期间有一天演图兰朵,名指挥名角,可惜要陪客户,算了。La Scala,我会回来的! 里昂酒店的走廊里 酒店房间床头,法国人室内装修的光线搞的非常不错 米兰酒店房间看下去 上海酒店是崭新的、还没开业的一家,周围没有高层建筑,视野也很好 当然,最舒服的还是这里

Posted in 旅游 | 1 Comment

股市如人生

最近有空看了一下这本叫《股市作手回忆录》的书,是20世纪初华尔街一名股市炒家的自传。书写的很生动,不仅不少实际经历故事,更有不少人生感悟。这个人一生股市沉浮,最难能可贵的地方就在于不把成功全归于自己的勤奋思考,也不把失败全归于运气太差。我的笔记: 看大行情比只看一支股票表现重要:人斗不过大势,随着大势走肯定有利于个人。当然不是两眼一闭随波逐流:中长期也是要在大量的思考基础上透彻分析细心规划的 不要一口吃个胖子,要在观望中循序渐进 看中长期比短期投资重要 如果对自己的选择有信心,绝不能听其他人的;不要玩别人的游戏 犯错不要紧,关键是能从错误中学到什么;没有人生来就成功或完美,只要不断尝试,总会找到合适的路的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对任何业务的了解之价值都远远不及对人的弱点的了解有意义 发家之始欠下别人的钱,一定要在情况好转后立即归还;人情债最难还,而且,因为人情债丧失的机会会让你后悔终生。 我说的太多了。 这本书是《Fortune》杂志推荐的75本必读书之一,该书和其他74本都可以在网上搜到。书目在这里。 在回老家山东的那个周末,我在倒时差的早晨看完了三本Michael Crichton的书:《机身》、《猎物》和《刚果惊魂》。Crichton最为大众熟知的改编成电影的书就是斯皮尔伯格导演的《侏罗纪公园》。属于高科技惊险快餐小说。推荐前两本。

Posted in 教子, 管理 | 2 Comments

全球化故事

那天在里昂,想理个发再回国,转了几圈,找到了一个叫Incorruptibles的理发厅。装修一看就知道是有些年岁的一家店,只理男发。接待我的一个理发师问我有没有预约,我说没有,不过当时店里没有顾客,所以就让我来了。给我理发的小伙子看起来刚30岁的样子,说他也喜欢到处走,因为里昂的圈子很小,刚疯一疯就都传开了。跟我聊起他三周前去泰国的度假。他说他喜欢潜水,所以喜欢东南亚,当地食品好吃而且不会长胖。当地人也比较容易相处,不过他觉得泰国人不太想去旅游。他说他在一家夜总会经朋友介绍认识了一个当地妞,是前泰国女篮队员,不过29岁已经退役。那妞1米94,按他的说法非常漂亮,走在大街上绝对象Karembeau的老婆那样引人注意(那个理发师大概176)。我问那姑娘聪明不聪明,他说,这个不在我评判标准之内。他觉得那姑娘很开放,出入夜店,喜欢跟白人交朋友,不过对法国、巴黎、埃菲尔什么的好像兴趣不大。当然,他说,我也没宣誓一到法国就娶她。我说,是啊,我走了不少地方,好像是很少看见泰国人。

Posted in 旅游 | 1 Comment

无照驾驶

2009年我初到蒙特利尔后,因为公司找的Relocation services的服务公司咨询不清,我发现自己要等8个月才能开上公司配给我的车:按这里的规定,原先没驾照的人,不管多会开,都只能先考笔试,笔试通过了,发给学徒证书,可以在有熟练司机(拥有驾照两年以上)的陪同下开车,然后必须也只能等上8个月后才能路考,路考通过之后才能拿这里的驾照。在加拿大这冬天严酷漫长的地方,没车没自由,我非常恼火,打了无数个电话到这里的交管机关也找了无数遍他们的人,跟他们说明我原先开过两年的车,而且不再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子,可以随时路考证明给他们看;得到的答案都是,规定就是规定,没有例外;找他们主管也没有用。我甚至想托法国领馆的人帮忙,不过那时候刚来,关系网还小,只有见人就哭天抢地抱怨一回,加上私下暗骂这里规矩太死,没有人性。结果的情况是,2009年1月4日我到加拿大,2009年11月底我才开上公司给我的车,在此期间,我天天打车上下班,光打车花了一万多刀。 我当时常常想,要在中国这事早就办了;事实上我的确托国内的朋友在北京帮我办了一个驾驶执照。我有次跟我的加拿大房东说起这事,本指望他也许认识什么人,结果他的确想办法帮我打电话咨询,不过最后也无果,我跟他说中国这事好办,认识些有关系的人就好了;他说,在加拿大不是这种情况,一切都必须也只能按规定走。 在加拿大开了一年多车,逐渐明白了这种体制的优越性。其实交通是木桶原理的最好体现:正如木桶能盛多少水是由最短的那块木板决定的一样,交通顺畅与否,也在非常大程度上是由大家遵守交规的自觉性、互相尊重的习惯和驾驶水平决定的。我以为中国很多时候路堵,大家都不能畅快运行,是由很多人以为自己比别人重要和优越、只顾自己无理变道、开车不专心、完全无视交通标记引起的,很多时候只是一两辆车的行为,就能导致整条路的堵塞,甚至带坏所有开车的人:我不这样,别人全这样,我不吃亏吗?反过来,一开始起头的那几个人,因为别人都养成了如此的坏习惯,恐怕最后大家谁也别想走,都堵在路上听收音机。 由此也联想到整个社会的运行。在中国很多时候走走关系托托后门事儿就办了,可这种跟腐败沾些关系的人情网,其实导致大家互相不信任,极大地拖慢了整个社会的效率,甚至害了李刚药家薪之流,更导致大家象无视交规一样无视法律和规章。要想改当然不是易事,不过,从我做起,多带动身边的人,早晚有一天会有好转。 现在回想,当年没有能一到就拿到驾照,对我来说,也许是好事,如果规定不是这么死,没准儿我年少轻狂开车就出了事儿了呢。

Posted in 异想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