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10

上一套祖宗的书法

王羲之就是临沂人,临沂还有洗砚池和王羲之故居

Posted in 文化 | Leave a comment

推荐专辑《Divenire》

看书的时候听很惬意。所有曲目都好听。Einaudi的钢琴实在太强了,属于那种听头一次你就马上想气下载他所有的专辑的艺术家。下面这个专辑链接是带钢琴琴谱的。

Posted in 文化 | Leave a comment

纽约之行的一些照片

去我愚兄在Queens区的三室三卫的豪宅,纽约皇后大道东 首先看到的是客厅上的这玩意,是愚兄自己弄的 愚兄差不多和我一样有品味了 墙上挂东西的铁制艺术品 客房的床,睡我还成 全世界烧钱最快的地方,纽约第五大街,比巴黎香榭丽舍大街上的名牌还多。快到圣诞了,各个大百货商店都在搞活动装饰橱窗 洛克菲勒大厦门口号称世界上最大的圣诞树 大厦内的Art Deco? 自然历史博物馆,电影《博物馆之夜》就是在这里拍的 墙上的一些鸟的照片 馆内有个天文馆 Chelsea Market周围一些有意思的建筑 一个糕点店里的一个糕点 在纽约两天几乎全坐地铁,这是一个地铁站里的一些小艺术品 咱儿子 MoMA,当代艺术馆 墙上的一个放植物的地方 两个风扇对吹的两个塑料圈,永远不知疲倦地转下去,只要不停电就不会落地 我喜欢的一个灯 现场有人表演钢琴,站在特制的钢琴里倒着弹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第四乐章(是整个乐章不仅仅有欢乐颂)弹的非常不错。 一些艺术品 我的创作,窗户反光的那个矫健身影就是俺。窗户外是晚上的灯光点缀的树木,窗户反射的还有墙上的一副作品 是的,没有艺术的生活就象没有盐的山东菜一样 价值连城的一副画,原作。里面还有很多Matisse的作品,都是真品 大都会艺术馆,简称MET,周末开到晚上九点,当天有个元朝艺术特展 MET里的好东西不少,希腊雕塑好一堆 没想到收集了那么多埃及的东西 馆内的咖啡厅旁边也全是值钱的艺术品 好多宝贝,其中一些虽然比不上Orsay博物馆的陈列,不过也不错了 中国馆里的两副元朝赵孟頫的真迹:洛神赋和行书右军四事。不必说,哪一副都是无价之宝 我将来的客厅模样 晚上Fifth大街上邪恶的Apple Store侧影

Posted in 旅游, 玩乐, 见闻 | Leave a comment

蒙特利尔不能算是个国际大都市

交通还是比多伦多差很多,到各地的航班少。从纽约回来的飞机真悲剧,本来5点半,结果被告知航班被取消了。其实后来我发现没被取消,只是被前班被取消的乘客占了。被安排到7点半到多伦多的航班,好歹没晚多少,不过天气也实在够差,飞机颠了一路;在多伦多机场一阵紧赶慢赶进海关过安检,跑到登机口还好没有登完。跑到第36排,做好准备小眯一会儿,结果机长广播还有50名转机乘客未到,大概等了45分钟了现在。。。 更悲剧的是,明天早上5点半,我又是蒙特利尔飞多伦多再转Winnipeg的飞机;周二飞回来,周三又飞多伦多。。。三天之内三进三出多伦多,也算是一个经历。

Posted in 心情 | Leave a comment

纽约,纽约

昨天我发现被这哥们给大大地算计了。 其实哥们人很好。比我大一岁。我晚上10点多回来他还给我做泰国菜作夜宵。刚到纽约的周五晚上也是下了一碗鸡丝面。我们98年大学毕业参加到一个工作单位认识起就一直非常照顾我,他做饭的手艺好的不行,而去他自己说,除了纽约和巴黎,其他城市他呆不下去,因为买不到他想要的做饭的材料。虽然是青岛人,可跟南方男人一样精于算计和理财,万物都尽其用。已经在纽约有两套房产。哥们还有很多其他优点,不仅精通法语英语(联合国的翻译,而去原来给部长级人物做口译的,可不是吗),而去西班牙语也不错,昨天跟我说俄语也快毕业了。哥们的舞跳的也不是一般的好,据说在联合国有段时间还做过跳舞社团的头。 好吧,怎么算计呢?我们当年刚进单位,来自全国各大名牌学校的50名精英直接被送去军训。我跟他分到一个房间,晚上和其他6个人在北京西山的那个军营房里天天开卧谈会,交流来自各省的黄色笑话。现在这八个人中不少都是处级干部了。我这哥们说,他绝不甘心于一辈子只跟一个女生XX,多亏啊。军训没结束,他就跟同届的一个女孩子交往,结果很快结婚,同赴联合国,现已诞有两子。我在来纽约的飞机上还在想,这哥们,如果按照他当年的标准,是不是会觉得很亏?昨天才想明白,他是个大骗子,当年说的那话完全是为了迷惑我们,不是他所想,等我们明白过来,他自己早已子孙成群了。

Posted in 心情, 朋友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