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2010-12-07

笑一笑,十年少 转篇近期群众语录

→不能说人赚钱,而只能说人租用了钱。人死了,钱还在,毛主席死了,毛主席也用不了印着毛主席的人民币。(阿乙) →不为什么的忧伤是一种高级的忧伤。(王丫米) →大爷买西红柿挑了三个到秤盘,摊主秤了下:“一斤半三块七。” 大爷:“做汤用不那么多。”去掉了最大的西红柿。摊主,“一斤二两,三块。” 正当我想提醒大爷注意秤子时,大爷从容的掏出了七毛钱,拿起刚刚去掉的那个大的西红柿,扭头就走了…… 摊主当场就凌乱了,我憋成内伤,把头扭向一边。(孟宁) →都是老中医,少给我开偏方。(秀禾) →敢于坚持报道真相的媒体甚至可以自豪地称自己就在塑造正确的国家形象。(连岳) →刚才看了看周立波痛骂网友、歌颂领导的微博,觉得这个人真的挺怪的:皇军还没派人找他接头呢,他就带着汉奸提前起义了;圣上还没下榜招太监呢,他就弄一裤子血应聘去了。其实,领导解裤带,可能只是想小便而已,你何必那么激动?(燕云转) →假如真相不能澄清,公义不能昭彰,死者永不会安息,生者永不得安宁。(赵楚) →教你免税带IPAD快速通关:1.穿一身工作服,通信、石油类企业的最好;2.把Ipad调整到一张黑白正面人像照片,不推荐用自己的,推荐用你老板的;3.双手捧ipad在胸前,满怀悲戚;4.告诉海关同志,经理找石油或者架线的时候在巴基斯坦或者阿富汗被部落武装杀害了。(ps:海关向入境 IPAD征收1000元进口税。)(网络段子) →今天我闺密说:“暧昧两个字,从字面上看,都是想日。不过一个假装有爱,一个假装有未来。”(白耳朵) →据说现在学校老师教育学生时都会这么说:“时代不一样了,以前不好好学习,顶多今后没钱没房娶不到老婆;现在你们再不好好学习,没准长大了就得当电焊工给人家背黑锅,在监狱里度过余生。”(地下天鹅绒) →两个五毛党结婚了,他们以为永远是一块,谁知道通货膨胀,他们现在是一块二。(东东枪) →领导耍流氓,女孩反抗,领导骂道:“别闹了,我可是有背景的人!”女孩一听笑了:“别闹了,我可是有微博的人。”领导也笑了:“我是可以让你的微博休息500多天的人。”(饭友经典语录) →卖火柴的小女孩点燃了最后一根火柴。火光渐亮闪烁,墙壁上隐隐约约显示出一个图案来:拆!(乔小炯) →某国的报纸,只要是广告,给钱就可以上;只要是新闻,给钱就可以不上。(金融界人贩子) →片花儿如同相亲照一样不可相信。(稀饭的饭) →青春期那时候,身边所有男孩儿追姑娘都只有三招:装王子,装犊子,装孙子。(东东枪) →青春是做爱不用花钱的日子。(乔小囧) →上海当局用了250个场馆、6个月的时间、7300万人来宣扬“城市让生活更美好”,而1幢大楼、4个小时、53位亡灵证明了这不过是一个口号。(朱子业)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你妈逼让我笑不出来。(巫解) →我爸叫李铁,恨铁不成钢。(巫解转) →我准备崩溃,我在崩溃边缘 如果我不崩溃,我就准备崩溃,我在准崩溃的路上越走越远越走越远越走越远。(范晓遥) →新闻业是惶惶不安的人、贪得无厌的人、叛逆造反的人或无耻屈服的人最多的行业之一。(谭飞转引布尔迪厄) →一个片子可以烂到这样的程度,甚至讨论它的漏洞都是对智商的侮辱。(shulei.sh) →一个人的历史就是全部历史。全部历史就是一个人的历史。我们民族总是格外需要领袖。(刘亚洲) →一位教徒在祈祷时犯了烟瘾,就问神父:祈祷时可以抽烟吗?神父瞪了他一眼说:不可以!另一位教徒在祈祷时也犯了烟瘾,他问神父:抽烟时可以祈祷吗?神父赞赏地说:当然可以!(巴曙松转《角度》) →因为突发的灾难,整座城里的人一夜之间都撤走了。有一天他们会全都回来,但先回来的那几个,才有幸看到一个妖异的,仿佛被时间冻结的空城。所有的一切都恍如隔世又恍如昨天,真喜欢现在的感觉,很像进入了一个有点情怀的科幻片。过些天大家都回来了,这儿也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了。(罗永浩) →在微博上讨论问题,尤其是观点PK,经常是这种结果:IT经理走进饭馆,问老板:请问,你们这需要客户端吗?老板:一般是服务员端,忙不过来的时候,客户端也行。(王小山转) →这就是一座城市的格调,也只有上海人,会在这种悲伤的时刻能想到用舒伯特的《圣母颂》为亡灵送行。这种格调,是周立波那种浅薄优越感所没有的,也是郭敬明浮华文字所不具备的。(和菜头) →中国互联网上的自由就好比刘欢的脖子,理论上是存在的,可是你从来没能找到过。(乔小囧)

Posted in 娱乐, 转载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