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09

Au revoir, Beijing

随着搬家公司把我的行李一件件装箱后拉走,我又在北京一无所有了。明天就要飞到加拿大,Au revoir, Beijing。 再见了,我曾经征服的和未征服的,曾经向往而没有得到的,曾经爱过和爱过我的。 再见了,猪一样的官员们,再见了,鸡一样的房东。 再见了,北京烤鸭煎饼果子;再见了,春秋满天的风筝郊外山顶的蓝天;再见了,钟鼓楼锣鼓巷ziyo二手玫瑰谢天笑;再见了,国家大剧院798。

Posted in 心情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