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06

PPT传输问题

现在商务的PPT往往为了美观加了很多图片,如果内容再多的话文件很快就大到几M甚至几十M。这样一来放在email的收发就要吃力了,甚至变得不可能。能不能发明种新技术便利PPT的网上传输呢?

Posted in 异想 | Leave a comment

老当益壮

上周六去格致中学打篮球,和一帮高高瘦瘦架着眼镜的高中生。他们身材单薄,所以我有时候就靠身体强攻,有一段很猛,硬挤进去投篮不进然后抢板二次进攻终于球进。连着几次都是这样得分。旁边一个小男生惊呼:“真是老当益壮啊!”   妈的,以后去打球一定要先刮胡子。

Posted in 娱乐 | Leave a comment

推荐一张CD Pink Martini – Sympathique

Pink Martini 初次知道这个乐队是在一个法国朋友家吃晚饭的时候,当时主人放了这张CD,一个小女孩就跟着一跳一跳地唱了起来。我心里一动,要了这个乐队的名字后,就跟他们说,"Ce soir, je l’aurai." 其实我不是第一次听到了,前女友在我之前去法国,寒假回来时就时时唱着这歌: Je ne veux pas travailler… 到网上一查,原来不是法国乐队(仔细听听那首Sympathique,真的觉得那女主唱一口的美国味法语,比如那个Prendre的发音),不过在法国很成功。 唱片中的曲子有多种风格,不过每一首都很中听。 推荐曲目: Never on Sunday Sympathique 及其他所有曲目。

Posted in 音乐 | Leave a comment

赵钱孙李,周吴郑王

在明天疯狂出差前再瞎写一段。   在法国学习,生活和工作时,常常遇到一些人的姓很难读,完全不是我们熟悉的法国人的姓,有的发音完全不规范,习惯法语拼法的人根本无从发;有的是两三个字连起来的,根本不知所以。姓氏一般是很能反映人的籍贯、文化背景、社会地位的,法国的这种千差万别很快就能说明一个事实:法国的人种实在太多了。的确,法国是个各种文化交流汇聚、找到容身之处的地方,在巴黎这个世界文化之都,千万别说你很懂什么文化、绘画、音乐、艺术,马上就会有人不露声色地显示出他在你所声称擅长的这一块比你不知道强多少,让你脸红。法国的人种也是非常之多的,地铁里形形色色的各个国别恐怕真统计不过来。当然其中不少是游客:法国是世界上外国游客到访最多的国家,一年有4700万,差不多一个法国人配一个外国人了。丰富多彩的差别,带来的是不仅是对不同意识、不同世界观的理解和容忍,也带来了生活的充实和对人性的更高认识。   反观中国,赵钱孙李,周吴郑王,我们的姓氏是不是太纯了,太单一了,太无聊了?我们是不是太地大物博泱泱大国了?从哲学角度,差别会产生文化撞击会带来变革会带来社会和文明的进步,可惜的是,我们的这些撞击,历史上差不多都是被动的:要么是被外族侵略乃至举国改姓,要不就近期的鸦片战争后的小范围租界。   幸运的是,改革开放是我们自己的选择。

Posted in 娱乐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