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05

科幻纵览

在网上乱逛找这小说的评论,结果发现一篇科技纵览,比较有意思,转来。 本章介绍要科幻作品中与心理学有关的题材。和我们的身体相比,我们的心灵离“人性”这个概念更近一步,这一点谅无疑义吧。   和医学领域一样,科幻作家不会关注所有的心理学领域,而是那些与人性本质最近的课题。从流派角度看,行为科学心理学可以说是心理学中“最科幻”的门派,它“致力于”将人类简化为机器和动物,不仅曾经有极大的社会影响,在心理学界内部也是大褒大贬,众说纷纭。行为科学心理学历来受科幻作家“青睐”,只不过一向在科幻作品里充任反面教员。   从学科角度看,社会心理学和儿童心理在科幻小说也有相当位置。从心理学研究对象上看,智力和记忆是人的心灵中比较有机械色彩的部分,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编码”、“程控”之类概念,当然也就很容易进入科幻作家的视野。至于心理变态和性心理,虽然并非科幻小说所长,似乎更容易走进言情小说、侦探小说,或者主流文学。但也不妨碍有个别科幻作家在这方面下了功夫,并结出硕果。   第一节:儿童心理在科幻中,有一类比较少见,但趣味盎然的题材——儿童心理题材。这里所说的儿童心理题材,不包括专门给少儿读者写的科幻,如中国的《小灵通漫游未来》,或者俄罗斯少儿科幻作家布雷切夫的少儿科幻小说。也不是指描写生活在正常环境下的正常儿童的科幻作品,如斯皮尔伯格的《E.T》。儿童题材科幻以“孩子”为幻想的对象,并且是创作给成年人看的。   这些作品里的孩子往往超越了人们的常识。常识中的孩子天真浪漫?那么,儿童题材中的孩子往往狡猾奸诈、冷酷无情。现实中的孩子知识少,阅历少?那么儿童题材中的孩子们则是知识渊博、老谋深算。总之,作者努力要打破你对少年儿童的习惯看法。   每个成人都有自己的少年时代。不过,成年人再回过头与少年儿童打交道,却非常的不容易。盖因他们已经适应了成人社会的游戏规则与思维习惯。儿童的思维方式不仅异于成人,更有其独特价值。只不过这种价值一般都被忽视了。   科幻巨片《星球大战》里,“童子功”便是杰迪武士们修练的重要基础。在卢卡斯二十多年前推出的“正传”里,天行者卢克青年时代开始学习“杰迪”,约达大师就说他的思维已经凝固,无法教育。推荐人克诺比好说歹说,才劝服老师收卢克为徒。而在不久前上演的“前传”里,卢克的父亲,天行者阿纳金不到十岁时被带到“杰迪师傅”们面前,约达就认为他已经超过了适合训练的年纪。而在由电影改编的小说里,作者更是明确“规定”,杰迪修练必须从几个月起开始!   当然,在星战系列中,儿童思维方式不是主题,只是个背景。专门描写儿童思维的科幻佳作,当推美国科幻作家刘易斯。帕吉特(库特纳夫妇)创作的《好难四儿啊,那些鹁若勾子》。这个没有明确意义的标题来自《爱丽斯漫游奇境》,原本就是指无法理喻的怪异逻辑。   在这篇科幻小说里,一百万年后某个未来人发明了时间机器。他把自己孩子玩的益智游匣放在机器里,发送到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在这个年代里,刚上中学的斯科特捡到了它。那里面有许多不可名状的异物:“非螺旋的螺旋体”,受思维控制的水晶块,错综复杂的算盘式游戏框,能够显示人体结构的玩偶,等等。斯科特玩上了瘾,并且给还不懂事的妹妹一起玩。而他的父母帕拉戴恩夫妇却解不开这些玩具。它们的部件会以超越三维空间的形式扭曲变动,还有其它种种超过逻辑常识的变化。   时间久了,斯科特和埃玛身上展示出怪异的举止。帕拉戴恩夫妇感到不妙,又查不出这个游戏匣的来历,便请教儿童心理学家霍利威。霍利威经过调查,提出自己的观点:儿童拥有与成年人完全不同的思维方式。而这个游戏匣正展示了某种超越欧几里德几何学的规律。成年人思维已经定形,所以无法解玩它们。霍利威虽然理解到这一点,但他左试右试,思维仍然受到局限,无法玩弄那些益智游戏。   慢慢地,在益智游戏的教育下,斯科特和埃玛开始以父母无法理解的语言交谈。由于埃玛年纪更小,受成人思维的影响更少,所以学得更快。她开始在纸上涂鸦,那些看似毫无意义的图形,只有哥哥明白其内涵。两人不仅通过游戏匣学会了超越时代很多的新知识,甚至很清楚父母正在研究他们的变化,便努力掩饰自己。帕拉戴恩夫妻看到孩子的行为慢慢“正常”了,便以为霍利威不过是小题大做。   最后,两个孩子完全掌握了跨越时空的知识。他们用铁环、蜡烛等物件在居室地板上摆出咒语般的图形,竟然从中穿行到另外的空间里。帕拉戴恩虽然亲眼目睹孩子们消失,但却永远无法理解孩子们的所知所学,永远失去了一儿一女。   “爱情结晶”、“乖孩子”、“小宝宝”……这是人们通常习惯加诸于胎儿或者婴儿的文字。然而,对于许多孕期妇女来说,腹中的胎儿并非那么可爱,那么值得期待。它更象一个吸食母亲营养的异物,寄生物。当然,由于这种潜意识有违伦理常情,所以很少有人公开描述过。但科幻作家们却无此顾虑。大卫。肖宾在《怪胎》中,就精心刻划了这么一个恐怖的胎儿。   裘伯利医学中心有一台功率在世界排名第二的超级电脑,名叫“老梅”,同时服务于该院的许多科研项目。医学家布强生领导一个小组,研究优质安眠药。他们征求志愿人员,分别给这些人服于新型安眠药或者安慰剂,在他们入睡时,将脑电波输入“老梅”进行分析。   研究生姗曼莎发现自己未婚先孕,与男友又因冲突而分手。她决定自己打工来抚养未来的孩子,便隐瞒怀孕的事实,成为这个心理实验的志愿者。布强生从她的脑电波图形中发现了胎儿的脑波,不久,这个脑波越来越强大,很快就压倒了姗曼莎本人的脑波。而妇产科医生的检查也证明,那个胎儿的头颅远大于正常。   每次姗曼莎进入睡眠实验,“老梅”都要发生故障。布强生只好用一台个人电脑接入老梅和姗曼莎之间的导线,探查原因。他惊讶地发现,胎儿竟然在与“老梅”对话,询问它各种医学知识。同时,姗曼莎在日常生活里,经常会感觉自己大脑一阵空白。而且掌握了不知从何而来的医学知识。   布强生认为胎儿拥有了自我意识,并且慢慢控制姗曼莎的意志,操纵她为自己的成长提供优质环境。在怪胎的支配下,姗曼莎开始大运动量体育锻练,因为它有助于胎儿生长。知道苦杏仁疳有利于胎儿眼睛发育,怪胎就驱使姗曼莎大吃杏仁。了解到蟹黄含有极高蛋白质,胎儿就驱使姗曼莎在饭店专点海蟹。后来,姗曼莎竟然生食海水鱼的鱼眼,或者大吃果糖,完全失去了正常的饮食习惯。甚至,为了从精液中吸收前列腺素,怪胎支配着母亲机械地去和布强生作爱!   在布强生医生的反复解释下,姗曼莎终于相信自己已经被胎儿所控制。她试图通过人工流产摆脱这个怪物。但每次都在上手术台之前丧失自主意志,不由自主地逃出医院。由于情况超越常识,布强生无法令警方相信,只好自己努力保护姗曼莎。   随着胎儿的成长,它控制母体的能力越来越强,能够让姗曼莎的血流集中在子宫附近,身体其它地方失血,变冷。慢慢地,姗曼莎身体衰弱、形容憔悴,但胎儿发育却出奇良好。   无奈,布强生只好中止实验,试图切断“怪胎”与老梅间的联系。但此时,怪胎完全控制了姗曼莎,让她在每天午夜里偷入实验室,继续从“老梅”那里学习知识。甚至可以控制她去杀人灭口!到后来,姗曼莎完全成了怪胎的代言人,仿佛恶魔附体一般,嘴里说的话都来自怪胎。   由于在此之前,姗曼莎一直想用流产的手段摆脱怪胎,胎儿对母亲愤怒无比,便试图利用生产时的身体变化让母亲死掉。“老梅”竟然给它设计出一个完整的计划,让姗曼莎在生产时死于肾力衰竭、严重中风和流血不止。   布强生经过顽强努力,在最后关头终于令妇科医生接受了事实,保住了姗曼莎的性命。当怪胎离开她的身体后,姗曼莎自然也摆脱了它的控制。只不过,她完全忘了自己被怪胎操纵时的情形。一群医学家检查了那个婴儿,却完全找不到一个医学天才、恐怖杀手的影子。然而,那却是这个超常婴儿的绝妙欺骗。当周围没有成人在场时,他终于露出了本来面目。这篇小说便在诡秘的气氛中结束了。   孩子就是孩子。超越年龄的成熟并非就令人欣慰,反而会让父母感到恐惧。短篇《你一生中最幸福的日子》也讲述了这一主题。在鲍勃。肖的这篇小说里,科学家马蒂内利发明了“皮质操作技术”,可以把知识镶嵌在人脑中。两个小时便可以学习完中学和大学课程。不过,要实施这种手术,孩子必须有140以上的智商。   小说并没有具体介绍这种技术,而是通过一位母亲的眼睛描绘这种技术的后果:琼。班宁恩的智力平平,但两个儿子却是超常儿童,有条件实施这种手术。她陪着丈夫,带着两个孩子,去度过他们“一生中最幸福的日子”。两个小时后,她便拥有了完全不同的两个孩子,虽然他们的外形完全不变。这两个孩子用完全属于成人的冷静客观的语言谈论父母,将他们描述低智商的落后群体。   流行科幻剧集《X档案》中,有一集名叫《夏娃》,讲的也是超常恐怖儿童的故事。五十年代,为了与苏联对抗,美国军方秘密开始克隆人实验,试图搞出拥有超级战斗力的战士。实验产生的男孩都称为亚当,女孩都称为夏娃。他们有五十六条染色体(正常人类有四十六条),所以拥有更快的成长速度、更高的智慧,更强的体力。但精神病倾向也更强烈。他们在十六岁时都罹患精神病,二十岁开始有强烈的自杀倾向,实验只好宣告失败。实验品被终生关在秘密基地里。   但是,夏娃七号与夏娃八号在某个科学家的帮助下,克服了基因的副作用,并且逃出基地。夏娃七号化名肯卓克,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医学院。后来,她进入一家生殖卫生中心,利用不孕症妇女求医的机会,借腹怀胎,产下自己的克隆后代。   八年以后,在美国东西海岸发生了两起凶杀案。两个互不相识的中年人分别被人用洋地黄麻醉,然后在颈动脉插入针管,放血而死。负责“X档案”的莫德与斯卡丽发现,他们各有一个相貌相同的女儿,分别叫天娜和仙迪雷登。她们虽然只有八岁,但体形已经象十多岁的孩子。经过调查,莫德二人发现了政府进行克隆人实验的秘密。由于两个相隔几千公里的死者在同一时间遇害,他们认为这是逃逸已久的夏娃七号与八号联手作案,便组织警方去追捕。结果,化名为“肯卓克”的夏娃七号在警方围捕中离奇死去。   由于认定还有“夏娃八号”在逃,莫德和斯卡丽决定亲自护送天娜与雷登到精神病院。途中一个很偶然的机会里,莫德发现两个娇小的女孩子在他们的饮料里放了洋地黄毒药。原来,一切都是这两个孩子策划的!她们虽然从小就在不同的家庭里长大,彼此从未谋面,但她们通过心灵感应早就知道对方存在,并且策划杀死各自的养父和夏娃七号。整个案件里,她们一直利用成年人对孩子缺乏警惕的习惯,一步步误导警方。   在这部片子里,一对双胞胎小演员们很好地表现了“恐怖儿童”:天娜和雷登沉默寡言,冷静超凡,表情虚假。她们只是为了蒙骗成年人,才模仿孩子去哭泣、微笑,或者失控大叫。她们在成人面前装作喜欢看卡通片,然而真正喜欢看的却是时事政治新闻。这些细节都表明,她们在内心里完全是成年人,是生活在儿童身体里的成人。   在《X档案》第五季“结局篇”里,也有这么一个成年化的儿童——国际象棋天才吉布森。与天娜她们相反,吉布森已经十二岁了,但身体发育迟缓,象个七八岁的孩子。但他自幼喜欢下国际象棋,连战皆捷。最后,他在众目睽睽之下和俄罗斯的特级大师对阵。正在这时,有刺客用枪杀死了俄罗斯棋手。莫德通过现场录相判断,刺客本来要杀的是吉布森,但这个孩子却在开枪前一瞬间,提前知道有人要刺杀他!   莫德胸有成竹,拿来一个电脑象棋程序要吉布森对奕。终于证明吉布森并不会下棋,只是有心灵感应能力,能够猜到对手下一步要走什么。脑科学专家发现吉布森大脑中的某个区域异常发达。原来,他并不是超人,而是能够运用普通人沉睡着的潜力。   和天娜她们一样,吉布森也是沉默寡言,和围绕着他的成年人相比,他更象把握全局的成年人。只不过他并无害人之心,而是对人类的虚假感到厌倦。他自小就洞悉成年人的内心,知道他们所思所想与所说所做之间有巨大差别,慢慢就变得异常老成。而吉布森喜欢下棋,也是因为只有在这种情况下,人们所思所想才与所作所为相同。在这孩子面前,莫德、斯卡丽等成年人十分尴尬,感觉自己象是被成年人看穿心思的小孩子。   上面这些故事,都是把生理上的孩子设想为心理上的成年人。科幻里的儿童题材还有完全相反的一个路数,就是描写成年人突然变成了孩子。不是体形上变成孩子,而是性格、情感、意志上变成孩子。同时,成年人的知识经验和体能还都保持着。这样便形成了相反的戏剧效果。   上世纪六十年代,老版的英国科幻电视剧《复仇者》中就有这么一集故事:苏联间谍发明了一种特殊药剂,服下它,成年人可以在短时间内在性格上退化为孩子,天真无邪,没有心机。但所有的知识还都保留着。他们把这种药剂给西方顶尖科学家服下,然后把他们带到儿童玩具室,让他们一边玩玩具,一边讲出重大科技机密。可惜这个剧集笔者已经找不到了。只好凭印象介绍一下。   《大西洋底来的人》是七十年代末中国大陆家喻户晓的科幻电视剧。其中有一集“快乐玛利”的故事,讲的也是儿童化的成年人。美国海军在大洋深处设置了“大同一号”考查站,由指挥官路德带着三个助手长期住扎。一个名叫“玛利”的海底怪人突然钻进“大同一号”。他有成年人的脸,两撇小胡子,额头深深的皱纹,但举止动作,心态情感完全是个孩子。更奇怪的是,他的躯体会发射电磁波,接触到一个人,那人就会暂时在心理上返老还童。三个助手“退化”成孩子后,把跳水潜泳当成娱乐,导致死亡。路德和基地通话。基地对他的笑声感觉奇异,请心理学家分析,证明他已经退化到了六点三岁!   本剧主人公,能在深海存活的麦克。哈里斯从大同一号上带回路德。然而,怪人玛利也偷偷混进基地。在他的影响下,科学家伊丽莎白,海洋研究院负责人贾志伟都变成了孩子,随意玩弄控制仪器,把基地搞得一团糟。只有同样出生在大洋的麦克。哈里斯不受影响。贾志伟拥有军方身份。在玛利的影响下,竟然预约了军方高官,想带玛利到五角大楼作战室,玩玩那些“红色按钮”。关键时刻,麦克。哈里斯诱使他们拐到一家游乐场,才算化险为夷。在那里,麦克抓到了玛利,劝他回到了大洋。在这个故事里,玛利全无恶意,但他的儿童心态却把周围搞得险象环生。这个故事从一个绝妙的角度告诉我们,“儿童”有多么危险。   如果一个不懂事的孩子突然拥有巨大的力量,会发生什么呢?科幻片《亲爱的,我把孩子放大了》就讲了这么个故事。发明家韦恩博士发明了将物体扩大的仪器,不慎将他两岁的儿子扩大了。这个孩子越长越大,最后竟然超过了楼房。由于他只有两岁,完全无法理解自己面对的一切,只是象孩子一样把周围的一切当玩具,结果搞得房倒屋塌,车辆毁损。韦恩和大批科学家一起想办法,都无法将他稳定下来。军方甚至想用麻醉炮来制服他。关键时刻,孩子的母亲也把自己扩大成巨人,才让小乖乖安静下来。两人一同返回正常世界。   其实,在真实世界里,小宝宝就不停地制造破坏。只不过他们太弱小,那一点点损失被成年人忽略不计罢而已。而在这个故事里,小宝宝这点“可怕”被放大出来,让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   除了儿童——成人的互相转化外,科幻中的儿童题材还有一个变种:孩子是正常的,但环境是异常的,“科幻”的。正常的种子被植于不正常的土壤里,便可以生长出怪异的果实。中国科幻作家王晋康的短篇《生存实验》,讲的便是这么个故事。在不知何时何地的背景里,有一个巨大的人工生态圈,建筑在一个透明玻璃幕罩下面。里面有人造的山、湖泊、草原,云和雨,无害的小野兽,等等。这个叫“天房”的生态圈里生活着六十多个孩子。他们属于人类各主要民族,在一个小时内相继出生,但不知父母是谁。孩子们都由一个叫“若博妈妈”的机器人保姆抚养长大。“若博妈妈”使用生态圈里的设备,给他们提供一切饮食和医疗,传授他们知识。并且告诉大家,他们是一项“生存实验”的实验品。一旦通过实验,他们就可以回到远在地球的父母身边了。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图书 | Leave a comment

Flowers for Algernon

本来是要提高一下英语阅读能力的,没想到一口气把这本86页的书读完了。 看完了到网上一baidu,才发现这书是1966年写的。 我读的书太少了。 这样的书太好了。     前两天坐地铁看完了一本叫Animal Farms的书,感觉这两本都非常好,发人深思,而且英文简单,适合快速阅读。 Animal Farms有点太政治化了。社会主义如此,资本主义又能强到哪里去?人都是有劣根性的,绝对的权力,必然导致腐败、分化、剥削和不平等。

Posted in 图书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