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05

我说医改

最近一段时间医改成了公众热门话题,不时爆出猛料,如医院收人550万中纪委调查什么的。说市场化坏也好,说其实根本原因是市场化不够根本也好,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医改失败。高强说什么都不对,网上只要一提卫生部就骂声连天。 给几个数字:中国有世界22%的人口但只有2%的卫生支出;中国的卫生支出已占了中国GDP的5.65%不过有效率只占WHO排名表上的世界第188名;50%的中国人该诊断不诊断,30%的该住院不住院。90%的中国人对医院及其他医疗机构严重缺乏信任。 我倒觉得不能说是医疗改革失败,或者说市场化不全面,最根本的根源是,我们的经济改革造成的社会两极分化太厉害了。如果高级医院没人去,它能活下去吗?它之所以存在,一方面当然是政府的政策倾斜、占用很多资源,另一方面也是有很多非常富有的人觉得这个医疗费用还是可以接受,还可以继续去舒服一点的医院。而大家觉得医院收费太高,主要是因为改革开放造成了90%的中国人非常贫穷。其实医改交到谁手上都是块烫手山芋,想三五年出成绩恐怕很难。全国近30万家国有医疗机构,那么多人怎么养活?未来15年内三亿人口将由农村人口转为城镇人口,他们的健康如何保证?怎么拿出一个完全方案,一方面要满足城市里对健康需求不断增长却不愿缴税的居民,又要让8亿农民兄弟有处看病觉得公平?怎么解决中国1亿4千万流动人口的卫生健康尤其是肺结核、艾滋病等传染病问题?干的好没人看的见或者不会说好,干的坏遇到Sars这样的风头就象张文康一样随风飘逝政治生涯结束了。高强的强处是他以前是财政副部长,要钱还有些关系,要是其他人,没有两把刷子恐怕想从财政部要来这17%肯定都很难。说实话他这个卫生部长,给我我也不当。不过我当然也没那个本事。 医改的新动向: 最新的卫生部文件显示,国家肯定又要改了。 两个数字:覆盖90%的人口和50%的费用。 三个原则:中国特色(就是不照搬西方路子,这个真够搞笑,从邓小平以来一直强调这个,西方好的当然要学,如果西方路子非常的好,适合中国……当然可能性很小,为什么不能照搬呢?只要是西方的就先言明不能照搬,未免有点教条主义);继续走市场化道路;政府对公众卫生负责(这话说白了,就是政府在卫生里还是老大,有什么还要继续找我批)。 四个试点城市:已经选了四个中等城市,是哪个我不知道,哪个知道的告诉我我会感激不尽。 我也是同意中国医改的不成功一部分原因也是市场化不够完全造成的。现在中国96%的医院是国有医院,这些医院尤其是三级医院在过去的医疗改革中实际上走的市场化道路,拼命盖楼进高级设备,一年亏损几百万算小的,没钱就问国家要,赚了也不必纳税,私立医院哪里比得上它们?现在据说只有一家United Family民营医院赚钱。现在医疗改革的大方向是,要把国有医院一分两块,一部分留作国有医院,保证公众基本健康,其余走市场化道路,那时候它们的身份就变了。

Posted in 工作 | 1 Comment

无题

晚上11点的福州路,外面已经很静了。   一个女孩子在哭。哭的很大声,很愤怒,声音在偶尔有出租车飞驰过的路上传的很远,在路两边的楼间回荡。   我走到窗户边一看,是一个大概14、5岁样子的女孩子,在十字路口上哭。前面一个中年男人在走,看样子是她的爸爸。   他终于回头去理那孩子,可那孩子哭得更来劲了,直接倒在地上,踢来踹去的哭。男子一开始不想理,后来还是去拉那孩子,孩子不起来,反而想方设法去摆脱男人的手。还在踢男子。   我小的时候,也这么不懂事,给父母惹很多气吗?我想是的。

Posted in 心情 | 2 Comments

Folk

在上海大街上走时时听到二胡、笙等民乐乐器,走近了一看才知道是卖艺乞讨的,一般是一个残疾男的演奏,女的在旁边搀着。水平不一,偶有听到演奏的比较传神、伤感的。 对我而言,这是真正的Folk音乐。

Posted in 娱乐 | Leave a comment

先生,需要服务吗?

我最近喜欢跟好久不联系的朋友打电话说这句。男的用的比较少,女的一般都吃。吃的意思就是很冷淡的说不要。大部分都要我费一番口舌解释后才相信是我。 昨天打电话给一在北京的哥们手机,我跟他久未联系(至少有一年多),不过我话音刚落,他就说:朱健,怎么回上海了? 我郁闷至极。这哥们也太人精了。

Posted in 娱乐 | 2 Comments

上海第六日--在杭州

上海天气很好,不过早晚已经非常的冷了。6点钟起来都要开空调才敢光着去洗澡。 中午和一个代理商吃饭,吃的东西极可口,下午去看了一个最终客户,然后又去了另一个代理商那里谈谈合作前景。然后回上海。我第一次去杭州,都没看到西湖什么样。 回来的大巴上,看见黄黄的一轮月亮吊在半空。什么时候去一趟北京吧。 这几天来发现上海的新鲜事物:Sephora,出租车前排乘客座位前的广告LCD,无处不在的广告:电梯、街道边。。。风很大的夜里穿裙子的女人。

Posted in 工作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