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刺客:专诸与荆柯

专诸是吴国的一个孝子,喜欢打架打抱不平,打起架来谁也劝不
住,只有他母亲来喊一句,他就不敢打了。那时候吴国的公子光跟他堂兄弟
王僚争权,想找刺客杀他堂兄弟,就由伍子胥介绍,认识了专诸。公子光常
到专诸家去问候他母亲,并且送米送酒送礼物,一再照顾。这样过了四年。
一天,专诸向公子光说,我是一个粗人,而你这样看得起我,士为知己者死,
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请你但白说。公子光就说,我想请你行刺我的堂兄弟
王僚。专诸说可以,只是我母亲还在世,目前恐怕不行。公子光说,我也知
道你有这个困难,可是我实在找不出比你更合适的人来帮我忙。万一你因行
刺出了意外,你的母亲就是我的母亲、你的儿子就是我的儿子。
专诸说,好。但是王僚那边警卫很严,怎么接近行刺呢?公子光说,
我堂兄弟有一个弱点,就是喜欢吃烤鱼,如果你烤鱼做得好,就有机会杀他。
于是专诸就去太湖边,专门学做烤鱼,变成了专家。等了很久,公子光认为
时机成熟了,就交给专诸一把最有名的小匕首,这匕首叫鱼肠剑,一句话也
没说。专诸明白他的意思,说这种关头,我不敢自己做主,还是告诉母亲一
声,再给你回话。于是回家,一到家,见了母亲,就哭了起来。他母亲看出
了真相,就说公子光待我们这么好,应该为他卖命,你不要惦记我,现在我
要喝水,你到河里打一点水来。专诸就去打水,等打水回来,发现母亲竟上
吊死了。于是专诸专心为公子光卖命,公子光叫他做烤鱼给王僚,王僚警卫
森严,怕他做手脚,限定他脱光衣服上菜,结果他把鱼肠剑藏在烤鱼里,还
是刺死了王僚,他自己也当场被王僚的警卫砍死。
 
荆轲的时间比专诸晚,是在秦国将要灭亡六国前,燕国太
子丹想用刺客要胁或刺杀秦始皇的办法,来免于亡国。于是太子丹去拜访一
位老侠客,叫田光,请田光执行这个行刺计划。田光说千里马年轻的时候,
一天可跑千里,可是老了以后,一匹差劲的普通的马都可以赶过它,你太子
丹听说的我、仰慕的我,其实是年轻时代的我,现在我老了,没办法执行这
个计划了,但我有个朋友叫荆轲,他可以担任。太子丹于是请田光去找荆轲,
并嘱咐田光不要向其他人泄漏这个计划。田光见到荆轲,得到荆轲同意后,
就叫荆轲直接跟太子丹接洽,他自己就自杀了。田光的死,也像专诸的母亲
一样,死得很高,第一、士为知已者死,太子丹求他帮忙,他愿意献身救国,
可是太老了,行刺计划他答应下来,死的自然该是他本人,他认为理论上他
该死;第二、他请荆轲替他,是叫荆轲去玩命,叫朋友到秦国冒险送命,自
己却在燕国,他认为说不过去,情谊上他该死;第三、荆柯去行刺,死不死
还有待最后确定,但田光自己:却先示荆轲以他不等待任何生机,以给荆轲
激励,效果上他该死。这三点,他的手法和专诸的母亲都很像。不同的是他
告诉荆轲他要自杀,自杀的理由是他故意强调了的,他说他是长者,长者的
行为是不容别人怀疑的,太子丹嘱咐他不要向其他人泄漏,他愿一死来配合
这一点,这显然是不使荆轲为难。荆轲也高,他居然不劝田光也不拦田光,
他知道像田光这样壮烈的性格,用先自杀来给这件行刺计划做一道序幕,是
很自然的事。他要劝田光拦田光,反倒远了、俗了。荆轲后来去行刺,失败
了,他是笑着死的。他从燕国出发前,大家就感到成功的希望不多。太子丹
和知道这个机密计划的人,都在易水河边,穿白衣戴白帽送他,唱的歌是‘风
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大家的心情,由这首歌就看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