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刺客:专诸与荆柯

专诸是吴国的一个孝子,喜欢打架打抱不平,打起架来谁也劝不
住,只有他母亲来喊一句,他就不敢打了。那时候吴国的公子光跟他堂兄弟
王僚争权,想找刺客杀他堂兄弟,就由伍子胥介绍,认识了专诸。公子光常
到专诸家去问候他母亲,并且送米送酒送礼物,一再照顾。这样过了四年。
一天,专诸向公子光说,我是一个粗人,而你这样看得起我,士为知己者死,
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请你但白说。公子光就说,我想请你行刺我的堂兄弟
王僚。专诸说可以,只是我母亲还在世,目前恐怕不行。公子光说,我也知
道你有这个困难,可是我实在找不出比你更合适的人来帮我忙。万一你因行
刺出了意外,你的母亲就是我的母亲、你的儿子就是我的儿子。
专诸说,好。但是王僚那边警卫很严,怎么接近行刺呢?公子光说,
我堂兄弟有一个弱点,就是喜欢吃烤鱼,如果你烤鱼做得好,就有机会杀他。
于是专诸就去太湖边,专门学做烤鱼,变成了专家。等了很久,公子光认为
时机成熟了,就交给专诸一把最有名的小匕首,这匕首叫鱼肠剑,一句话也
没说。专诸明白他的意思,说这种关头,我不敢自己做主,还是告诉母亲一
声,再给你回话。于是回家,一到家,见了母亲,就哭了起来。他母亲看出
了真相,就说公子光待我们这么好,应该为他卖命,你不要惦记我,现在我
要喝水,你到河里打一点水来。专诸就去打水,等打水回来,发现母亲竟上
吊死了。于是专诸专心为公子光卖命,公子光叫他做烤鱼给王僚,王僚警卫
森严,怕他做手脚,限定他脱光衣服上菜,结果他把鱼肠剑藏在烤鱼里,还
是刺死了王僚,他自己也当场被王僚的警卫砍死。
 
荆轲的时间比专诸晚,是在秦国将要灭亡六国前,燕国太
子丹想用刺客要胁或刺杀秦始皇的办法,来免于亡国。于是太子丹去拜访一
位老侠客,叫田光,请田光执行这个行刺计划。田光说千里马年轻的时候,
一天可跑千里,可是老了以后,一匹差劲的普通的马都可以赶过它,你太子
丹听说的我、仰慕的我,其实是年轻时代的我,现在我老了,没办法执行这
个计划了,但我有个朋友叫荆轲,他可以担任。太子丹于是请田光去找荆轲,
并嘱咐田光不要向其他人泄漏这个计划。田光见到荆轲,得到荆轲同意后,
就叫荆轲直接跟太子丹接洽,他自己就自杀了。田光的死,也像专诸的母亲
一样,死得很高,第一、士为知已者死,太子丹求他帮忙,他愿意献身救国,
可是太老了,行刺计划他答应下来,死的自然该是他本人,他认为理论上他
该死;第二、他请荆轲替他,是叫荆轲去玩命,叫朋友到秦国冒险送命,自
己却在燕国,他认为说不过去,情谊上他该死;第三、荆柯去行刺,死不死
还有待最后确定,但田光自己:却先示荆轲以他不等待任何生机,以给荆轲
激励,效果上他该死。这三点,他的手法和专诸的母亲都很像。不同的是他
告诉荆轲他要自杀,自杀的理由是他故意强调了的,他说他是长者,长者的
行为是不容别人怀疑的,太子丹嘱咐他不要向其他人泄漏,他愿一死来配合
这一点,这显然是不使荆轲为难。荆轲也高,他居然不劝田光也不拦田光,
他知道像田光这样壮烈的性格,用先自杀来给这件行刺计划做一道序幕,是
很自然的事。他要劝田光拦田光,反倒远了、俗了。荆轲后来去行刺,失败
了,他是笑着死的。他从燕国出发前,大家就感到成功的希望不多。太子丹
和知道这个机密计划的人,都在易水河边,穿白衣戴白帽送他,唱的歌是‘风
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大家的心情,由这首歌就看出来。

懒惰而又极爱美食的罗西尼(ROSSINI)

Rossini, 意大利著名歌剧作曲家,知名歌剧有《塞维利亚的理发师》、《奥赛罗》和《威廉·退尔》等。
 
罗西尼往往是要等到演出前夕才肯动笔写作。所以他的许多歌剧序曲几
乎都是在演出的前夜或当天写出来的。1816 年,按照罗西尼同圣·卡洛剧院
经理巴尔巴亚签订的合约,在12 月初要上演新歌剧《奥赛罗》。巴尔巴亚怕
他误事,就把他请到自己家里,款待他好吃好住,让他及早完成歌剧的谱曲
工作。但他一连几个月都没有动笔写下一个音符。演出日期临近了,巴尔巴
亚着急起来,吓唬他说,如果再拖下去,就把他锁在屋子里,直到写完最后
一个音符才放他出来,任凭罗西尼怎样哀求都不行。结果罗西尼一夜之间就
完成了歌剧序曲的创作,把它交给了经理。没过多久,他就把整部歌剧的音
乐写完了,速度之快,令巴尔巴亚大吃一惊。
有一次,他对一位青年歌剧作曲家这样说:“没有比急迫的需要,更能
激起灵感了。抄谱员等着要总谱,经理急得直扯头发,对创作是一大帮助。
在上演我的歌剧的时期,所有的意大利经理都是三十岁就秃了顶。那些最厉
害的经理,把我关在一间小房子里写《奥赛罗》序曲,每餐只给我一盘通心
面,还威胁我说:‘不写完最后一个音符,休想活着走出这房间!’“
 
罗西尼的前半生,以他的音乐创作而享誉世界,他的后半生在波伦亚却
以饲养肉猪和采集块菰的专家而著称。在巴黎他曾开设了一家名为“走向美
食家的天堂”的小餐厅,而且常常向顾客们显示他那高超的烹调技术。他还
有一手绝活,就是烧制“罗西尼风格的里脊牛肉”,据说这道菜肴和他的喜
歌剧《塞维利亚的理发师》一样闻名。
当年,德国作曲家瓦格纳专程去拜访这位意大利作曲家共同探讨歌剧音
乐的时候,罗西尼也不时地大侃其美食家的种种体会与感受。他对瓦格纳说:
“我曾有两次掉下了眼泪。第一次是听了帕格尼尼的精彩演奏;第二次是在
一艘游船上,我的块菰从装满火鸡的船舱里掉进水里的时候。你能理解我的
这种心情吗?”就在瓦格纳同罗西尼共同探讨歌剧音乐的使命这个严肃的问
题时,罗西尼还时不时地说一声:“对不起。”就站起身来,到厨房去转一
转。回来时问瓦格纳:“刚才我们说到哪儿啦!?”当他看到瓦格纳困惑的
表情,罗西尼讪讪地说:“很抱歉,我正在烤鹿肉,必须不断地翻动。”几
年后,瓦格纳仍迷惑不解地说:“为什么像罗西尼这样的天才音乐家,竟会
热衷于烹饪到如此地步?”
一次,有位英国富有的女主人,邀请罗西尼到她家吃饭,由于菜肴不够
丰盛,对美食家的罗西尼来说,吃得实在不太满意。临别时,这位女主人很
有礼貌地对他说:“最近若是方便,欢迎阁下随时光临,当会再备佳肴恭候
大驾。”罗西尼听了,立即回答说:“夫人,不必再改天来了,现在我们就
开始如何?”
确实,在罗西尼的身上,有许多令人不解之谜。在他三十七岁之前,共
创作了40 部歌剧、12 部康塔塔和大量的短篇音乐作品,这是需要多么艰辛
的劳动才能取得的!但是大多数介绍罗西尼的著作中,常把他说成是一个有
才能但却懒惰散漫的艺术家,既“好吃”又“懒惰”。一部书中这样描写道:
“罗西尼很讨厌铁路,不管到哪里,都乘坐马车,让跛脚的老马拖着走。原
因可能是不喜欢动作太快的事物。”另一部书又这样写道:“他常常躺在床
上作曲,有时不小心把正在写作的五线谱纸掉在地上,嫌捡起来麻烦,顺手
就拿起另一张五线谱纸,重新写作。”
在罗西尼创作完《威廉·退尔》之后,正是他精力充沛,创作风格已趋
成熟的时期,然而他却就此停止了歌剧创作。有人将之归结为罗西尼根深蒂
固的懒惰,但另外有些传记作家认为,罗西尼1836 年在巴黎目睹了德籍作曲
家贾科莫·梅耶贝尔的大歌剧《胡格诺清教徒》的巨大成功,意识到自己的
艺术已经不再为人们所需要了。便激流勇退,停止了歌剧写作。但是,《胡
格诺清教徒》的上演,同罗西尼的《威廉·退尔》的首演相距七年,在这长
达七年中,这位“快笔作曲家”怎么连一部歌剧都没有问世呢?
罗西尼性格开朗乐观,谈吐幽默风趣。这不仅表现在他那充满欢乐、富
于机智、轻松活泼的喜歌剧音乐中,也表现在他的日常生活中。
当罗西尼听说人们准备耗费巨资,在米兰为他竖立纪念碑,他嘟哝地说:
“只要他们肯把这笔钱送给我,我愿意在有生之年,每天都站在市场旁纪念
碑的石台子上。”

推荐一张CD:The Village OST

The Village是曾拍摄了The sixth sense、Unbreakable、The signs等片的印裔鬼才Night Shyamalan的最新电影。这位导演在编剧方面常常独出心裁,摄影也独出一格,不过我们在这里要说的是他的电影的声效和音乐。他的电影很多都是同一套班底,比如服装、作曲,这部电影的作曲就是以前常与他合作的James Newton Howard。这位老兄名气虽远没有Ennio Morricone或者John Williams大,不过写的曲子都极其优美,而且配合剧情。这张电影原声的效果做的也非常之好,重音、古典乐器都有,简直可以作为试音碟来用。Hilary Hahn这个美女小提琴家的演绎也非常出彩,导演自己的话说,他就是要找个女提琴手来表达一个盲女在恐怖树林中穿梭、为了爱情不畏任何艰难险阻的焦急而又坚定的心情。
推荐曲目:第8首,The Gravel Road,简直百听不厌。

试听:http://www.amazon.com/exec/obidos/t…653500?v=glance
下载:http://lib.verycd.com/2005/03/14/0000042143.html
CD封面

美女小提琴家Hilary Hahn

推荐一支摇滚乐队:谢天笑与冷血动物

谢天笑这个名字听起来好像很豪爽,不过其人却瘦瘦小小,穿得皱皱巴巴,再加上满口的口音,我一度认为他以前是民工。不过人的确有才,吉他弹的极好,唱起来有一股摇滚主唱不多见的从容,而且乐队所有的歌词、曲都是他写的。原来现场的时候喜欢摔吉他,也有个外国人老给他们买吉他。后来不摔了,问他为什么,他说,知道有些人去现场看他们演出就是为了看他们摔琴,觉得没劲了。老婆是个在中国学过汉语的意大利人。现定居美国。
下面是他乐队歌曲的试听,推荐歌曲:冷血动物(这首歌把古筝加到了摇滚里,有点儿意思)、昨天晚上我可能死了、剔剔牙(这首歌的歌词有些恐怖)。

专集:谢天笑X.T.X:http://www.vvpo.com/google/po_10380.htm

专集:冷血动物:http://www.vvpo.com/google/po_1317.htm

 

昨天晚上我可能死了   
 
昨天晚上我可能死了是怎么死的我也忘了
昨天晚上我忘了活了怎么是活着我也忘了
什么能证明我活着什么能证明我死了
天空中飘过的云朵是不是我是不是我
我也没有尸体我也没有呼吸
天象坟墓一样压着我谁拯救我谁拯救我
是怎么死的我也忘了……

 

剔剔牙 

天花乱坠,满屋乱坠,天花满屋乱坠
光线一片漆黑,光线一片漆黑
有人哭,有人笑,有人在嬉闹
有一个声音轻轻地说:谁也逃不掉
我赶快跑,赶快跑,跑进了一座庙
庙里的和尚转回头,对着我微微笑
有风声,有雨声,有人弹古筝,画中的人轻轻地说
不要太大声  太大声 
啊……
天花乱坠,光线一片黑
这是谁的腿,这是谁的腿
我还以为你在我面前慢慢地剔剔牙
我以为你在我面前慢慢地剔剔牙
我以为你在我面前慢慢地剔剔牙
慢慢地剔剔牙 慢慢地剔剔牙
剔剔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