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05

depaysement dans mon pays

回国病的比较多,先是发烧拉肚子,估计是吃坏了,发烧39度,我在家睡了一天好了。接下来又是拉肚子,看来国内的食品安全的确是个大问题。去了医院,吃药好了。最近又感冒了,先是嗓子发炎,现在是鼻子塞流鼻涕,几乎一切社交活动取消。惨啊!那天回到我的母校大学,发现学校西门的四海乐饺子味道还是那么的正。原来端盘子的那个妇女现在已经成了经理,我冲她笑了一下她就认出我来了。七年过去了,她已经成了极为赚钱的饭店的经理,我还是学生。

Posted in 工作 | 1 Comment

回国见闻及感想

我上次回国是2004年2月底。人民币又有新版,一块两块五块的不怎么认的出来了。北京物价涨的比较快,吃饭也并不是那么便宜的了,跟朋友们出去哪怕只是吃韩国烧烤也要一人50块。parkson、东方新天地、国贸很多店卖的中国出的所谓的欧洲名牌,衬衫7、800的算便宜的,T-shirt 3、4000的都有,让人咋舌。我在法国买的clarks的鞋子,一双89欧元,国内要卖1600多人民币。在北京几天花了我3000块人民币,后来门都不敢出了。神州行弄了个12593,打电话比以前便宜了。出租车1块2的少了,机场上清一色的1块6,也都漆成一样颜色,向国际接轨了。租一天车带司机差不多是500块人民币。坐了回城铁,感觉很先进,乘客等车时按线排队,上车时不必抢座位。换票制度也很发达。好像有月票,不知道有没有年卡。看地铁里的人们并不十分急促。大多脸有倦色,很多人在车上玩手机。公共汽车上人也比以前有礼貌,奇怪的是我在上下班高峰时间也没有被挤。去很多机关办手续,只要是涉及我交钱的,速度都很快。买火车票过了20分钟就送上门了。北京至少表面上比以前干净多了。绿化面积大幅度增加。草也真的绿了。北京又起了无数的楼,写字楼、住宅楼。我原来工作的地方在装修,据说又是几个亿。听朋友说,房地产的钱也不好赚了,地皮全部拍卖,三环以内几乎都已经没地可批。可批的地方拍卖的价格达到两亿多人民币一平方米。以前的哥们现在都已经住上自己买的房子开上车子。以前一起参加工作的一个姐们儿现在天天上电视给国家领导人做翻译了。一哥们那天酒过三巡瞪着我说兄弟你别这么晃下去了,抓紧时间趁点儿钱吧。媒体上的宣传,很多地方还是宣扬太平盛世。连我14岁的侄子都开始恨美国、恨bush。电视上天天宣传建设节约型社会,跟我原来的预测相符了。不过我在北京和山东没有经历过一次断电。回到山东,觉得俺们那疙瘩也发展很快,道路修得很好,虽然司机还是乱开车。回家后几个哥哥轮流请吃饭,天天泡在啤酒里,腰围长了两圈,我半斤白酒5瓶啤酒后基本就晕了,他们还是巍然不动。哥哥就是哥哥,喝酒就是厉害。回家一周,倒是一分钱都没花我的。这几天在测试我的日睡眠时间长度极限。早饭、午饭后各睡一觉,晚上从10点半睡到早上7点。在家睡觉就是踏实,睡得着。

Posted in 见闻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