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是一种精神麻醉品?

在《资治通鉴》或者古罗马帝国的历史里,音乐的角色比较可悲。所有帝王,只要喜欢音乐,几乎都没好下场:中国的皇帝们马上就被朝臣以不务正业、不理朝纲等等明目死谏;尼禄更是落了个千古骂名。如同酒精对某些人必不可少一样,音乐是不是也是一种麻醉品?很多人听音乐的时候同时在享受酒精、烟草、大麻或其他精神刺激用品。在夜店里震耳欲聋的techno音乐就是让强力音乐把自己的听觉防御击溃,毫无保留地暴露出去、逃避现实;摇滚现场也是借表演和大音箱的冲击力来重燃青春激情;嘈杂尘世恨不得马上戴上耳机听一段熟悉的古典音乐,也是自我疗伤的依赖性手段。买票去听音乐会不过是打发时间;收藏那么多,也有故意为自己找一种爱好的虚荣之嫌。

总之,除了自己会用乐器来表达自己,或更甚,能作曲,音乐只是多情善感的弱者的消费品。

还有什么不练琴的借口吗?

P.S.: 推荐两张世界音乐的CD:

第一张是双CD的La Route Musicale de Soie,音乐丝绸之路,看标题是法国出的,收集了丝绸之路各国的民间音乐,有些很惊艳,比如CD1的第3首、第5首和CD2的第11首《成吉思汗颂》。试听在这里:http://music.douban.com/subject/1826616/  (点击“豆瓣FM正在播放”就可以听了)

CD1

第2张是图瓦国宝级乐队Huun Huur Tu带来的Altai Sayan Tangy – Uula。据说物理学家费曼初听这种呼麦音乐大为惊奇,后来托友人将几位音乐家带到了美国,从此呼麦音乐走向世界。这种草原音乐,有种涤荡灵魂的力量(CD封面是不是很有草原特色?)。这张专辑哪一首都不错,可以在这里试听:http://music.douban.com/subject/3134696/

cd2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音乐.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Responses to 音乐是一种精神麻醉品?

  1. cat says:

    麻醉一只喵。我今天去艺术馆了,帅哥带我去的。

  2. says:

    我今天出去玩了,一点音乐也没听,也好开心。因为我朋友人很好,点了很多东西给我吃,带我去艺术馆,虽然他也不大懂,但很照顾我地煞有介事给我讲了几句,介绍了几幅画。后来我们又去码头边走了一圈,海上有好几只船,有一只船的尾部有一只像风车一样的装置,行驶的时候能在尾部带起层层叠叠的浪花,很漂亮。我不懂那是什么东西,然后他告诉我那是function boat。显然他也不大懂啊~ 他是从北部小城镇来的, 他对码头的一切都感到很好奇,东看看西看看,我说你在看什么呀,他说这里真得是有各色人等啊。我笑了笑说是的,觉得他特别的单纯可爱。后来我们去歌剧院里转了一圈,出来后走去火车站的路上走在我们旁边的人在吸烟,他让我往旁边靠一靠,说那样我就闻不到烟味儿了。心里有一点感动,怎么人那么好啊。。。。。之后我们一起坐火车,他把我送到了我要去的地方后才离开,临别前跟我握了握手,算是尊重亚洲文化,不搞搂搂抱抱洋鬼子那些的。回家的火车上我发了一个朋友圈,意思就是说中国男人都挺坏的。。。

Leave a Reply

WordPress spam blocked by CleanTa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