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一个 《德州人在巴黎,在北京旅游的几个小故事》

很有意思,北京人很热情,富有幽默感。下面我讲一下几个亲身体验的小故事,你感受一下。
后海抛驴
在后海。我去后海的时候是晚上,天黑透了,那天去吃王胖子驴火人家歇业了,我沿着甘露胡同来到后海边上。人很少。河边有两个老头,身体健壮,穿短袖白汗衫,隔着五十米在抛一个物件,嘴里发出呼喊声:“嘿~~哈~~~” 我仔细一看,抛的是一头驴。驴被抛起来以后在空中转体,夹腿,翻滚,眼神流盼眉目传情摆出各种造型,表情生动。左边老头一抛,喊“嘿~~”那边一接,喊 “哈~”一接一抛,在黑夜产生奇异的节奏。吐废纳新,去浊气,强身健体。驴也表示可以得到锻炼,明目通窍,很有古意的一种健身方式。
宫廷厉家菜
出租车司机,开了一会儿问我:“您见过驴吞蛋吗?老北京绝活,我家祖传三代,我是唯一传人。”我说没见过。司机来兴致了,车在路边一停,说我给你表演一下。我说算了。司机说那不行,我说算了算了,司机说那可不行,我们北京人就是好客,给你展示一下祖传技艺。说完从怀里摸出一个红色锦面儿布袋,倒出三个乌黑锃亮的小球来,鹅蛋大小。
“桃木做的,祖传三代。我爷爷的爷爷就在用。” “你看仔细喽~” 在手中转圈,正转三圈逆转三圈。又喊:“注意了起了~”说完把三个球轮流抛起,快速抛接。又说:“注意了要吞了,驴吞蛋!注意看了您呐~”突然“呜呀呀” 一声怪叫,嘿嘿嘿三下,把三个蛋全吞了,没有出声,动作流畅。没打嗝。沉默一会,问我:“怎么样?”
我说:“。。。你是驴吗?”
“你怎么骂人啊?谁是驴?谁是驴?你才是驴呢怎么说话呢?”
我说:“你不是驴吞蛋吗?”
“那是表演名称。还有驴打滚呢,吃的是驴吗?”
渗了一会儿我下车走了。
汆四样
街上驴很多,但都伪装的很好,融入北京当地文化,低调,北京口音。但驴火,都是外地人开的,春节全部歇菜,这是明证。据说北平所有的驴肉界餐饮,驴系列供应,驴肉板肠驴心驴肺,都是牛在掌握。黑帮生意。
一些驴伪装的很好,演技出众,但不留神还是会露出驴性。一次在地铁换乘通道,雍和宫,走着走着,前面一个中年男人突然嗷一下,跳起来左右腿交错踢了铁板一下。速度极快。沉默。那是憋不住了在尥蹶子呢。是驴。是驴没错。还有些人,在家里备有一块木板,或者铜板,那绝对是驴,你留意一下,板子是专门用来尥蹶子的。没错,绝对没错是驴。你注意观察。
动物园的驴,不是驴,都是人假扮的,毫无驴味儿。是这样的。
七月
有一段时间我们仰卧河底,在另一个角度看时光流淌。
你将所有的远方称为河流。
“亚拉嗦~~~那就是北海公园”
还有一次,也是出租车司机,北平差头司机老有腔调的,我打车从天坛去德胜门。其实北平的朋友都应该知道了,这事儿第二天上了报纸,闹的动静挺大。电视也播了。就是我坐出租,去德胜门附近吃饭,从天坛打车,司机开着开着,突然掏出一物件,铅笔盒大小,闪闪发亮,发暗暗的绿光,我不知道是什么,心想可能是北京出租的什么工具,gps啥的,首都出租先进,我没吭声。
只见那司机双手翻飞,在绿色盒子上按了起来,按的飞快,呼呼呼的舞动。没错是双手翻飞,您没看错,双手翻飞。我突然发现司机两只手都在按盒子,没有扶方向盘,神奇的是车走得很稳,该变道该拐弯丝毫不差,丝般顺滑。我不知道什么情况,估计是北京出租车高级,有特殊装置,我没说话。
司机按了大概一刻钟,把盒儿收了,问我:“您一定特奇怪吧?”
我说:“没有。”
“您一定特奇怪我按的是~什么吧。”腹部发音。首都音。
“嗯。”
“您知道是什么吗?”
“不知道。”
“想~知道吗?”
“是什么?”
“您一定猜不出,说出来吓您一跳。”
“猜不出。”
“其实我是外星人。”
“。。。。。。”
“确切的说是驴星人,你们地球人叫火星,我们离的很近,邻居。”
“您不是北京人吗?”
“是这样的,虽然在北京生活了很久,但祖籍是火星,火星生火星长,大了才来北京。”
“奥。”
“算新北京人吧。”
“奥。”
“刚才我给火星的亲人发了一条信息,表达内心感受。”
“奥。”
“您特惊讶吧,头回见外星人吧?”
“头回。”
“北京宇宙化大城市,充满惊奇。”
“奥。”
“您不相信我是火星人是吧?”
“没有。”
“我看您就是不信。”
“信,我信。”
“您绝对没信。这样,我今天给您露一手,给您看看我的飞碟。”
我说算了下回吧,我赶着吃饭去了饿得不行,我真信了,您绝对火星人没错。
“不行,那可不行,好容易来回北京,首都,怎能不多见识见识。”
“对你有好处。”司机这样说,把车停到前门附近,让我盯着路边一个井盖子。
“您注意了,看见那井盖儿没有?那就是我的飞碟,你看仔细了等会我一发指令就让它飞起来。”
“这井盖怎么进人啊这么小这么扁?”我仔细看了下确实是普通井盖。
“我们火星高科技,说了你也不懂。反正你注意看,我给您飞一个看看,来首都一趟不容易。多见识见识。”
我想估计遇到神经病了 。
“注意了!”哥哥“噌”一下,解下自己皮带系在脖子上,我警惕的说:“您干什么?!”
司机说:“没事儿,冷静。”说完掏出那个绿盒子,biabiabia按了起来,嘴里念念有词,我盯着井盖,看他搞什么飞机。
司机突然嘴里大喊一声:“走你~” 明显的地球话,有保定口音。
只听窗外“轰~”的一声巨响,火光冲天,我朝外一看,我的姥姥!前门楼子飞起来了!
前门楼子飞起来了!
一飞冲天!屁股下面拖着老长的火苗子就飞起来了,浓烟弥漫,在黑夜中一闪一闪,不一会儿就飞不见了。飞跃苍穹。那井盖子纹丝未动。
我惊呆了,没想到司机真是外星人!
“好家伙!厉害。“ 我猛拍大腿。
“北京真是了不起外星人都有。还真是真外星人!”
这外星人有两下子!还挺有幽默感,故意让我盯着井盖儿结果让前门楼子飞起来了,效果明显!这是抖包袱啊!有两下子!绝对有两下子。
北京熏陶人,北京文化博大精深!北京人仗义!牛逼北京!北京,牛逼!”
“姥姥!” 我强压内心激动暗暗叫好,回过头准备盛赞火星人司机,结果发现内哥们小脸煞白,双眼无神的盯着夜空。嘴里喃喃说:“坏了按错密码把火星驻京办给发射走了,坏了坏了,这下坏了。。。”
夜色无边,晚风吹得人儿醉。

2 thoughts on “转一个 《德州人在巴黎,在北京旅游的几个小故事》

  1. 是自以为幽默自以为另类自以为非主流自以为特牛x的写法吗?完全没看懂,枉费偶在北京混了那么多年。。。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