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学巨著《语言本能》

《语言本能》(The language instinct),(加)Steven Pinker 史蒂芬 平克著,欧阳明亮译,浙江人民出版社2015年版,492页。

这本书是加拿大魁北克实验心理学家、语言学家Pinker第一本畅销书,之后他还出版了几本,也都卖的很好,最新的一本是Enlightment Now(《当下的启蒙》)。平克在蒙特利尔的麦吉尔大学上的学,然后去了美国哈佛大学深造,之后在麻省理工学院、斯坦福任教,目前在哈佛大学教书。被一些杂志推举为当代最有影响力的知识分子之一。

本书作者Steven Pinker

这本书对同是MIT教授的语言学家乔姆斯基(Noam Chomsky)极为推崇,我上大学(94-98年)时老师也屡屡提起这个人,遗憾的是,大学没有读任何乔姆斯基的书,到现在才对他的理论一知半解。每天都了解到,以前的我是多么蠢!

MIT语言学家Noam Chomsky

书里提出的核心观点是,语言是人的天赋本能,后天习得的(语法等)只是很小一部分,而交流的语言本能,是写在我们的DNA里的。作者为了说明这个观点,考察了世界各地人类语言的分类和特色、演变历史、手语等其他沟通方式;探讨了词法、语法、发音等语言学、心理学、人工智能、生物学、人类学等各学科研究的最新进展(本书原著出版于1994年,书后又附上了很多最新进展,不过今天语音识别应该已经进步到了出租车司机都用来在飞驶的车上让地图APP搜索路线,我3岁不到的儿子也用家里的智能音箱开电视了),举了大量学术文章及生活中的实例说明自己的观点。全书11章,每一章的开头即总结了全章大概。很多例子非常风趣,道理说的清楚明白。

的确,人是社会性动物,都有沟通的需要,对语言的学习、理解、表达,是我们安身立命、改造世界的最基本工具,没有语言可以说寸步难行。几百万年的进化,可以说语言是我们进化出的最神奇的能力之一。我个人认为,语言的功能是什么?是沟通、交流。交流离不开环境。语言是否更是环境的产物?即使父母不教,孩子照样也从其他家人、玩伴、电视等环境、途径学习语言?先天的交流本能固然重要,但后天的教育和环境是让我们俗人获得社会上升的唯一途径。

书中的一些观点:

人类并不通过语言思考。更多的是形象思考(读书的时候,最好不要念出来或者默念)。没有科学上的证据显示语言能够塑造人们的思维方式。

人的语言能力是可以遗传的。

语言能力不因受教育程度而变化,有的人即使没上过学也可以能言善辩。

到目前为止,口语是通过听觉获取信息的最快方式。

人类的词法、语法是离散无限组合系统。这赋予了人类语言无穷的能力,也说明死记硬背是不可能掌握语言的。

人类语言种类繁多,但有至少几十个共同点。

左脑掌控语言,人群中只有19%的人是左撇子,他们的语言分布可能是在右脑。语言发自大脑,不断发展的分子生物学技术有望揭示有关语言基因。

减轻人类记忆负担的语言才是好语言。但中国人尤其喜欢不把话说透,既是考验对方智商,也是保护自己:万一出事,自己没说过那话:“人是一种社会性的动物,他生性敏感,诡计多端,而且喜欢揣摩对方的心理,这使得人类的交流变成了一场心智的互动表演。”

在每一代人中,那些能言善辩者和善解人言者总是能获得更多好处,而自然选择也正是通过这种方式逐步提升人类的语言能力的。

人类的语言种类在迅速减少,很多小众语言在灭绝。人类大多数语言都将彻底消失。

作者母语是英语,在魁北克长大当然也熟悉法语,另外他自己说懂希伯来语和西班牙语,书中也举了些中文、日语的例子,但全书还是以英语举例为主的:“要创造出这样一套符号系统恐怕并非易事,而且也显得滑稽可笑、不伦不类,它必然会使人们的语言交流变成“看图说词”或者“你演我猜”的字谜游戏。”这一段,恐怕没有考虑到中文这种象形文字变化来的语言。

书中引用的一个语言学家的观点,竟然说日本人和韩国人不同种,这个实在让作为中国人的我很难接受,实际上,在西方国家,不是不少中国人被认成日本人韩国人吗?更何况,中国人不需要学过一天日语,只要识字,就能大致猜出日语读物里写的是什么,这个怎么解释?韩语里,也有很多中文过去的词,怎么说?“在卡瓦利斯福扎的基因族谱中,西伯利亚人、日本人和韩国人等东北亚人与欧洲人更为接近,而与中国人、泰国人等东南亚人有较大的差异。令人惊讶的是,这种人种上的隐性分类正好符合语言上的隐性分类:日语、韩语和阿尔泰语与诺斯特拉语系中的印欧语系分在一起,而与汉语所属的汉藏语系界限分明。”

这一段的确说对了,我儿子快三岁了,至今还弄不清楚“你”这个人称代词,在他自己说的时候,并不自指。书里举了好多儿童学语言的例子,确实,观察孩子,我们能更好地了解自己:心理学家劳拉·佩蒂妥(LauraAnnPetitto)曾经有一个惊人的发现,它揭示出符号与意思之间的任意关系深深地扎根于儿童的头脑之中。在差不多快到两岁的时候,以英语为母语的小孩开始懂得使用代词“你”和“我”。但他们经常将这两个词弄反,用“你”来代称自己。这是情有可原的,因为“你”和“我”都是指示(deictic)代词,说话者不同,它所指的对象也不同。当我说“你”时,“你”指的是你;但你说“你”时,指的却是“我”。因此,孩子们可能需要一点时间来消化它。毕竟,当一个名叫杰西卡的女孩听到她母亲称她为“你”的时候,她怎么不会认为“你”就是“杰西卡”的意思呢?

书里的一个重要观点是语言乃洞悉人性的重要窗口,举了一个人类学家布朗的例子,其在著作Human Universals中总结的全球各地不同人种的基本共性,您同意吗?:

“重视口才;说闲话;撒谎;误解;言语幽默;戏谑;诗性和修辞性的语言形式;叙事和故事;隐喻;重言迭句、三秒一顿的诗歌;有关天、月、季、年、过去、现在、未来、身体部位、心理状态(情绪、感觉、思想)、行为倾向、植物、动物、天气、工具、空间、运动、速度、位置、空间维度、物理性质、赠予、借出、有影响的事物和人、数目(至少有“一”“二”和“两个以上”)、专有名称、财产的单词;父母之别;亲属概念,例如母亲、父亲、儿子、女儿以及年龄顺序;二分法,包括男和女、黑和白、自然和文化、好和坏;计量;逻辑关系,包括“非”“与”“相同”“等效”“逆”“一般与特殊”“部分与整体”;揣度(根据可察觉的线索推断不在场或看不见的实体)。

非语言的声音交流,例如哭喊和尖叫;从行为推知意图;识别面部表情,例如快乐、悲伤、愤怒、恐惧、惊讶、厌恶和鄙视;用微笑来打招呼,表示友好;哭泣;眉目传情;面部表情的伪装、修饰和模仿;表达爱意。

对自我与他人、责任、自愿行为与非自愿行为、意图、私人内心世界、心理状态正常与否的认识;移情;性诱惑;强烈的性嫉妒;童年的恐惧,特别是对刺耳噪音的恐惧,以及一岁之后对陌生人的恐惧;怕蛇;俄狄浦斯情结(对母亲的占有欲);面貌识别;装饰身体、打理头发;性吸引力,预示对方健康与否,例如年轻女性;讲卫生;舞蹈;音乐;戏剧;表演,包括打斗表演。

制造并依赖各种工具,其中许多工具都经久耐用,并饰以各自的文化图案,包括刀具、捣具、容器、绳子、杠杆、长矛;用火烹调食物和作其他用途;药物,用于治疗和养生;居所;装饰工艺。

标准的断奶模式和断奶时间;群居,有领地概念和民族身份意识;以母亲和孩子为纽带建立起来的家庭,通常为亲生母亲和一个或多个男人;制度化的婚姻,即公开认可的与某位具有生育能力的女性进行交配的权力;由长辈亲属对儿童进行社会化教育(包括大小便训练);儿童模仿长辈;区分近亲与远亲,对近亲更为重视;避免母子乱伦;对性话题极其关注。

依靠指定(依据血缘、年龄和性别)或追逐而获得的地位和威望;一定程度的贫富差距;基于性别和年龄的劳动分工;主要由女性照顾小孩;男性更具攻击性和暴力倾向;承认男女之间的先天差异;男性支配公共政治;交换劳动、物品和服务;礼尚往来,包括复仇;馈赠;社会推理;结盟;政府,即对公共事务具有约束力的集体决策;领袖,几乎都是非独裁的,也许非常短暂;法律、权利和义务,包括禁止暴力、强奸和谋杀的法律;惩罚;冲突,通常遭受谴责。强奸;要求对过错进行补偿;调解;内部矛盾和外部矛盾;财产;继承财产;是非观;嫉妒。

礼节;好客;宴会;昼出夜伏;不同程度的性保守;通常在隐秘处交媾;喜欢甜食;食物禁忌;对排泄物进行隐秘处理;超自然的信仰;通过法术来维持和延长生命、吸引异性;福祸理论;对疾病和死亡进行解释;医疗;仪式,包括成人礼;哀悼死者;做梦,并解梦。”

另外一本论文集《The Adapted Mind》里总结了以下人类天生的能力:

“1.直觉力学:有关运动、力以及物体受压变形的知识。

2.直觉生物学:了解动植物的生长和行为方式。

3.数。

4.大区域的心理地图。

5.生境选择:寻求安全可靠、信息充分、资源丰富的生存环境,通常为类似草原的地方。

6.危险,包括恐惧感和警惕性,对高度、封闭空间、危险的社会交往、有毒的或肉食性的动物存在恐惧,并渴望学习如何避免这些环境。

7.食物:什么东西可以吃。

8.污染,包括厌恶感,似乎对某些事物有着天生的憎恶,对传染病和疾病有直觉的判断。

9.对当前生活状态的评估,包括快乐、悲伤、满足和不安等情绪。

10.直觉心理学:依据他人的信仰和欲望预测出他人的行为。

11.心理名片夹:标记每个人的亲属关系、地位等级、互利交往的历史、天赋和优点,以及每一种特征的评价标准。

12.自我概念:收集和整理一个人对他人所具价值的信息,并将它进行整合,运用到他人身上。

13.正义:权利、义务和惩恶扬善等想法,包括愤怒和复仇的情绪。

14.亲属关系,包括亲疏之别和育儿分工。15.交配,包括性感、爱意,以及忠贞和抛弃的意图。”

我们可以很好地解释为什么近来人们对性欲的关注远比对食欲的关注要多得多。原因就是:食欲只是个人的事情,它只与饥饿的人(即德语中的“derhungrigeMensch”)有关,而不会牵涉到其他人。但性欲,就其本质而言,必定要牵涉到另一个人。正是这“另一个人”导致了所有的麻烦。

我个人对各种语言有很大的兴趣,自恃有点语言天赋。学外语的人都知道,如果不喜欢对方的文化,是学不好其语言的。什么东西都熟能生巧,看文言看多了,自然就明白一些词是什么意思了。传统的看法的确是如果一个人能言善辩,语速很快,那这个人智商肯定很高;的确,不依据一个人的语言能力判断一个人的能力与水平,很难。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