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一直是血淋淋的

《血酬定律》,工人出版社2003年出版,287页。作者吴思,是个历史学家,做过农村生产队长,也当过记者,曾任杂志《炎黄春秋》执行主编,这本杂志因为观点太自由,2016年被关闭了。这本书里面有些观点也不能摆到明面上说(也许因此读者很多),现在基本买不到了。

本书是作者不同时间的一些文章的合集,相互之间有些关系和重复,有的写人命的价格,有的考察各种实质相同但叫法各异的牢房,有的写官话与真话,有的写大贪官,有的写官场招待、吃喝,《庶人用暗器》、《出售英雄》这两篇,对百姓不管过去、只顾自己的眼下和将来的冰冷人性做了深刻剖析;《废渠的事理》里也提到了丑恶的人性;有的写为什么洋人在中国吃的开;有的写地方恶霸,有的写漕运上的各种寄生虫的博弈斗争;有的写庞大的事业编制吃体制饭的官员队伍;《金庸给我们编了什么梦》从一个有意思的角度分析了为什么中国男人喜欢读金庸,因为现实实在太悲催了;有的写中国进城务工的农民的悲惨遭遇;最后的寓言写的是世间万物都有谋生之道,一物降一物,任何人和物都不可能永远称王称霸。

全书竭力探索揭示中国社会运行的潜规则,拳头硬谁的说了算,枪杆子里出政权,所谓血酬,就是拿命来博,看谁狠的过谁。拿别人的命来博的,是血本经营家,比资本家还要厉害。总的来说,作者的观点也没有什么新意,无非是压迫与被压迫,剥削与被剥削。关于老百姓的境遇,用鲁迅小说《闰土》里的那句:“兵,匪,官,绅,都苦得他象一个木头人了”,描述的最精炼。

作者对底层人民的生活和命运有很多观察和思考。自私是一种恶吗?只有当它妨碍到别人时。如果看清楚大方向,体制设计得当,尊重人性,保护私利,可以避免互相伤害。这是作者的核心观念:民主改善的是大多数人的利益,其他一切体制都有为少数人谋私利之嫌。

的确,任何组织,都有很多潜规则,只按表面的规章制度,完全不能把事情办成。

作者阅读量大,引用的史料跨度较大,从春秋战国一直到当代,配图很多而且较为贴切,可以说是用心之作。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