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田的人性哲学

《蒙田随笔全集》第三卷,(法)蒙田著,马振聘译,人民文学出版社2018年版,424页。

与后世的康德/黑格尔相比,蒙田的哲学不能说非常高深,接近逍遥派与斯多葛派,他不是和尚,虽然信教但不推崇苦修,而认为应该充分地生活,同时反思,这才不枉此生。某种程度上他的哲学是一种入世哲学,人性哲学。他在《论维吉尔的几首诗》这一篇中,文不对题,说是谈诗,但实际上谈的是老年的他总结一生的男女关系观:婚姻、肉欲、贞操、吃醋、禁忌、道德观等等。虽然里面有不少淫诗节选(他后世的一些不好的名声,大抵来源于此,话说那些诗可是真淫荡),但他并不是在宣淫,而是认为应该尊重身体的需求,对欲望要顺其自然;男女本无不同;爱情起源于欲望。

他极为厌恶只追求精神:“光明正大地享受自己的存在,这是神圣一般的绝对完美。我们寻求其他的处境,是因为不会利用自身的处境。我们要走出自己,是因为不知道自身的潜能。我们踩在高跷上也是徒然,因为高跷也要依靠我们的腿去走的。即使世上最高的宝座,我们也是只坐在自己的屁股上。”

他推崇精神肉体并行不悖,精神解放肉体,肉体节制精神。“让精神唤醒和激活笨重的肉体,肉体又防止精神轻率,保持稳定。”

要活在当下,及时行乐,同时做好本职工作。“做一个完美的贤人既要履行人生职责,也要精于天然逸乐之道。”“应该细细品,慢慢嚼,反复回味,还对赐予我们的人表示应有的感激。”

在享受应有、自然的乐趣时,“我探索它,敦促我那变得多愁善感的理智去接受它。我是不是心态平静呢?有什么欲念使我心里痒痒的?我不让它去欺骗感官。我用心灵去跟它联系,不是承担责任,而是予以认可;不是迷失其中,而是寻找自我。我动用心灵是让它在这兴奋状态中认清自己,掂量估算和扩大幸福。心灵会明白良心无愧与其他牵肠挂肚的情欲趋于平静,身体正常与有分寸地享受甜蜜温情的功能,这要多么感谢上帝。上帝伸张正义要我们受苦,又好心用感官享受来进行补偿。”

节制是调节器,不是享乐的敌人:“心灵的伟大不是往上与往前,而是知道自立与自律。心灵认为合适就是伟大,喜爱中庸胜过卓越显出它的高超。最美最合理的事莫过于正正当当作人,最深刻的学问是知道自然地过好这一生;最险恶的疾病是漠视自身的存在。当肉体患病时,为了不让心灵受感染,谁愿意把两者隔离的话,要做得及时勇敢;其他时间,则反其道而行之,让心灵去推波助澜,随同肉体参加这些天然乐趣,共同沉迷其中,若更为明智的话,可以稍加节制,以防稍不留神灵与肉俱会陷入痛苦。纵欲是享乐的瘟疫,节制不会给享乐造成灾难,反而使它有滋有味。欧多克修斯宣扬享乐至高无上,他的朋友也把享乐看得极端重要,通过节制更把这个乐趣提高到无比美妙,这在他们身上表现得极为突出与典型。”

我命令我的心灵对待痛苦与享乐要同样节制,“心灵在欢乐中张扬与在痛苦中颓唐,同样应该谴责。”(西塞罗)以同样坚定的目光,但是一个开心地,一个严厉地;还是依照心灵的能力,同样花心思去缩小痛苦,扩大享乐。健康地看待好事也意味健康地看待坏事。痛苦缓慢初起时带有某种不可避免的东西,而享乐过度结束时带有某种可以避免的东西。柏拉图把这两者结合,认为与痛苦斗争,与沉湎其中不知自拔的享乐斗争,皆为勇敢的举动。这是两口井,不论是谁在适当时间从适当的那口汲取适当数量的水,对城市、对人、对牲畜都是幸运的。第一口井从医学需要出发,要予以精确计算,另一口井从干渴出发,要在陶醉前停止。痛苦、欢乐、爱、恨都是一个孩子的最初感觉;产生了理智,以理智为准绳,这就是美德。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