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陷阱

本书法文原版今年1月出版,在法国亚马逊上受到读者很高评价,4月份中信火速翻译成中文出版,因为应景,所以很火,任正非办公桌上也有一本。爱国主义是一门很好的生意。


全书大概:作者曾是主管阿尔斯通全球锅炉部门的高管,负责年14亿欧元的销售额,手下4000多人。2013年出差美国飞机落地即被捕,罪名是违反了FCPA即美国反海外腐败法,入狱25个月,认罪后,阿尔斯通CEO Patrick Kron为避免入狱,把阿尔斯通主要业务卖给了美国通用电气。


FCPA — 这部美国法律的大意是,任何国家的任何公司,只要和美国有一丝一毫的关系(在美国有分公司,公司有美国人,使用美元交易,甚至使用美国的电子邮箱),其海外腐败行为就受该法的管辖,美国司法部有权力调查和惩罚该公司。我同行的一家美国公司,bioRad(伯乐公司),2014年就因为在越南、泰国、俄罗斯行贿被美国司法部罚款5500万美元,并被越南逐出该国市场。这个法律的确容易被滥用,针对某些对美国企业不利的外国竞争对手展开法律行动,以拘捕其高管为恐吓手段迫其就范(阿尔斯通就是这样被肢解贱卖了)。


不管是FCPA还是伊朗禁令,说穿了都是美国倚仗其实力给外国企业立规矩,要求他们站队:你跟我做生意,想赚美国的钱,就要守我定的规矩,如果你不需要我,当然可以完全不理这些。按照作者的说法,美国这是利用经济、司法等等手段,打击外国企业,提高美国企业竞争力。


中国商务部昨天宣布的不可靠实体制度,性质相同,也是逼外国企业等实体站队:如果你做对我不利的事,就不要来赚我的钱。


3%:书中提到,全球一年各种交易中花在贪腐上的钱大概是1万亿美元,大概占全球年贸易总额的3%。在他们那个行业,工程项目金额巨大,通过中间人、顾问公司行贿高级官员以中标是全行业的潜规则。


阿尔斯通案和华为的区别:阿尔斯通的确有行贿,受美国反海外腐败法管辖;而华为,据美国称,则是因为违反了之前自己签下的不与伊朗做生意的禁令。美国陷阱作者是阿尔斯通的一名小喽罗,一个可以抛弃的经理,承认有行贿行为,而孟晚舟则是华为创始人的长女,职务是集团CFO,而且负责投资业务,这是实职。当然,孟晚舟的身份与本书作者不同,她不是杀鸡给猴看的那只鸡,而是那个猴子。书中也提到,法国巴黎国民银行也曾因为违反伊朗禁令,被美国罚款89亿美元。


我个人对这名作者的分析:他的经历值得同情,也的确是一盘大棋的一个小卒子,但他确实参与了行贿,而且,被捕后,虽然美国司法部做法无耻,但他实实在在陷入了一个典型的囚徒困境中:律师告诉他还有其他人被捕,先认罪可能获刑少,挺到最后就完了,一旦认识到了他如果不认罪,就有可能被判长期入狱后,他马上认罪了,而这也直接导致阿尔斯通抛弃了他,他又回头更加激烈地攻击和揭发阿尔斯通,形成了恶性循环。虽说他一直坚持他未从行贿中获得直接利益,但他的确得到了升职加薪(被捕前甚至差点当上了阿尔斯通和上海电气合资企业的总裁)。就连法国经济部长试图阻止通用电气收购阿尔斯通、寻求各种证据而试图联系他时,他也因为害怕美国司法部加重他的刑期而选择了沉默,并没有为留住阿尔斯通做出应有的贡献。因此,整个事件中,他始终是自私的,一直在清醒地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整体而言,虽然受尽牢狱之灾,但没有什么可歌可泣之处。当然,局外人说起来轻松,当事人承受的压力是难以想象的。


Ikarian:应该是作者现在的咨询公司的名字,Icare是法语,ka和ca发音相同,指的是古希腊神话中追逐太阳、被阳光灼烧了翅膀而坠海的英雄伊卡鲁斯。作者出狱后,没有公司敢雇佣他,因此自己创业,利用自己狱中对FCPA的研究及亲身经历,向有可能被美国调查的企业提供咨询服务。这个公司的名字有些美化自己。


从本书中主人公前后的遭遇可以看出,个人的灾难临头时,只有大声嚷嚷才能有机会戳到某些人的痛处,低头老实认罪是最蠢的做法。后来作者开始把利用媒体指责阿尔斯通高管出卖国家利益、中饱私囊,也把矛头直接对准了现任法国总统马克龙,暗示他有叛国嫌疑。法国的确不是一个团结的民族,阿尔斯通,根据书中的信息,的确不该被卖,而且即使卖也卖贱了。


前几天与一个江苏的朋友吃饭,他说最近和一个刚被放出来的主任聚会,那人在前几年的江苏风暴中入狱三年,他说他的体会是,人最重要有两个:尊严和自由。
我个人的亲身体会是,与大集体的利益相比,任何个人都是可以被牺牲的,不一定能自己左右命运,这是为人打工的代价之一。


本书是当事人与职业记者合著,写作流畅,翻译的很好。

下载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1_WPCy8TiIfnKqdiWBJRjA 提取码: tt87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