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选,在悉尼听茶花女

最近在看毛选,看到了第三卷(共七卷)。

去年我曾和一个读书很多的朋友聊起来毛选,他说,没必要看,因为今天的我们就生活在毛的思想里。这话有对的地方,毕竟我们现在的政治体制是毛一手建立起来的;也有不对的地方,因为我们离毛逝世,已经过去了40多年,改革开放等政策,对今天的中国影响巨大,主要是邓、江等人的设计和实施,跟毛一毛钱关系也没有。

矫枉必须过正

毛泽东在湖南农民运动报告中指出,暴力是革命必走之路,对敌人不能心慈手软,恐怖手段是必须的:“革命不是请客吃饭”,只有这样才能达到效果,不能瞻前顾后。

民主,但不能太民主

一定程度上的民主对吸引敌对力量是好的,但太民主了,反倒丧失战斗力。

灵活

不能死搬教条,要灵活处理各种情况。只要能为己用的就是好的。毛是极端反对教条主义的。

毛的战争观

与克劳塞维茨一样,毛同样认为战争只是政治的手段,战争是政治的最高形式。他的克敌制胜的法宝是集中优势兵力歼灭敌军有生力量,打仗象做生意一样,收获(俘虏和缴获)要大于损失;首仗必胜;机动灵活的运动战(其实就是打游击,毛对游击战深有研究ß);讲究奇袭,迅速结束战局;为了胜利无所不用其极,各种手段都是正当的;要着眼全局,一次战斗的胜利只是一个小步骤,要在行动前想到下一步、再下一步,要想取胜,总指挥必须有这样的智慧,因为对方司令部是有这样的人的;掌握主动。

矛盾论

这里的哲学有些太极、阴阳、二元论。普遍性:矛盾无处不在,无时不在。矛盾是生命的本质,政党中有矛盾是正常的,没有矛盾、斗争(和谐)是不可能的(因此大家时时刻刻都要斗争,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特殊性:由特殊(个性)到一般(共性),由一般再到特殊。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很擅长学习别人的长处,枪杆子里出政权,党指挥枪,不是枪指挥党。

晚上去Sydney Opera House看了歌剧《茶花女》。

原著小仲马,歌剧创作威尔第。这是世界上演出最多的歌剧之一,有很多知名唱段;这次是我第一次听这个名剧。讲的是巴黎一个交际花的悲剧爱情故事,根据真实事件改编。

歌剧一开始的序曲就非常有名,我最喜欢的是托斯卡尼尼的版本,虽然时间过去很久了,但有时候有点噪音,反倒更有神韵,舒缓优美的旋律听起来,就像是围着清香扑鼻的鲜花轻轻微笑。

男高音是个韩国人 Ho-Yoon Chung. 女高音Lorina Gore。我旁边坐了几个法国老人,右手边的是从1963年起在Sydney Opera Company工作的一个老艺术家;她说她50刀就可以买到最好的票,经常来听歌剧(总共看过32遍Tosca!)。她说两个主角很配,演和唱的都很好,但声音不够洪亮,与Joan Sutherland这种世界顶级差一个档次。这歌剧演出就在Joan Sutherland Theatre演出。

她还告诉我,一般演出7:30开始,开演前6点到7点之间往往能买到比较便宜的尾票。(我花了近350刀买的位置比较好的票)。她去过三次上海,说很喜欢。她问我在巴黎时去不去听歌剧;我说那时候是穷学生,哪里听的起。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图书, 玩乐.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WordPress spam blocked by CleanTa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