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照驾驶

2009年我初到蒙特利尔后,因为公司找的Relocation services的服务公司咨询不清,我发现自己要等8个月才能开上公司配给我的车:按这里的规定,原先没驾照的人,不管多会开,都只能先考笔试,笔试通过了,发给学徒证书,可以在有熟练司机(拥有驾照两年以上)的陪同下开车,然后必须也只能等上8个月后才能路考,路考通过之后才能拿这里的驾照。在加拿大这冬天严酷漫长的地方,没车没自由,我非常恼火,打了无数个电话到这里的交管机关也找了无数遍他们的人,跟他们说明我原先开过两年的车,而且不再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子,可以随时路考证明给他们看;得到的答案都是,规定就是规定,没有例外;找他们主管也没有用。我甚至想托法国领馆的人帮忙,不过那时候刚来,关系网还小,只有见人就哭天抢地抱怨一回,加上私下暗骂这里规矩太死,没有人性。结果的情况是,2009年1月4日我到加拿大,2009年11月底我才开上公司给我的车,在此期间,我天天打车上下班,光打车花了一万多刀。

我当时常常想,要在中国这事早就办了;事实上我的确托国内的朋友在北京帮我办了一个驾驶执照。我有次跟我的加拿大房东说起这事,本指望他也许认识什么人,结果他的确想办法帮我打电话咨询,不过最后也无果,我跟他说中国这事好办,认识些有关系的人就好了;他说,在加拿大不是这种情况,一切都必须也只能按规定走。

在加拿大开了一年多车,逐渐明白了这种体制的优越性。其实交通是木桶原理的最好体现:正如木桶能盛多少水是由最短的那块木板决定的一样,交通顺畅与否,也在非常大程度上是由大家遵守交规的自觉性、互相尊重的习惯和驾驶水平决定的。我以为中国很多时候路堵,大家都不能畅快运行,是由很多人以为自己比别人重要和优越、只顾自己无理变道、开车不专心、完全无视交通标记引起的,很多时候只是一两辆车的行为,就能导致整条路的堵塞,甚至带坏所有开车的人:我不这样,别人全这样,我不吃亏吗?反过来,一开始起头的那几个人,因为别人都养成了如此的坏习惯,恐怕最后大家谁也别想走,都堵在路上听收音机。

由此也联想到整个社会的运行。在中国很多时候走走关系托托后门事儿就办了,可这种跟腐败沾些关系的人情网,其实导致大家互相不信任,极大地拖慢了整个社会的效率,甚至害了李刚药家薪之流,更导致大家象无视交规一样无视法律和规章。要想改当然不是易事,不过,从我做起,多带动身边的人,早晚有一天会有好转。

现在回想,当年没有能一到就拿到驾照,对我来说,也许是好事,如果规定不是这么死,没准儿我年少轻狂开车就出了事儿了呢。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异想.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WordPress spam blocked by CleanTa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