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与流感

《大流感:最致命瘟疫的史诗(The great influenza: the story of the deadliest pandemic in history)》,(美)约翰 巴里著(John M. Barry),钟扬 赵佳媛 刘念译,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2018年版,564页。

这本书写的是1918年一战期间爆发的世界性流感给全球造成的破坏,和美国的应对举措。
这场流感号称“西班牙流感”,只是因为当时西班牙没有实施战时新闻管制,报道的较多,而并非起源于西班牙。实际上其真正的发源地没有定论,也有说来自亚洲的,但目前较占上风的说法病毒来自于美国本土。这场流感致死率非常高,尤其针对该送去战场打仗的青壮年。据本书里举的研究,全世界杀死了5000万到1亿人。它对一战战局虽然影响不明,但貌似巴黎和谈时的美国总统威尔逊,也因为感染了这场感冒病毒,而性情大变,同意了
中文版出版于2018年,今年正好赶上新冠,眼下这个病毒还在肆虐全球。
书中提到了不少细菌、病毒、基因等医学知识,作者花了7年写这本书,采访了很多医学界大拿。

看过后的感想:

  • 疫情还会有余波。新冠也可能卷土重来。1918年的病毒,春天出现,秋季来了第二波(杀伤力更强,1919年又来了第三波。而且病毒会不断变异。这场新冠貌似也不是易与之辈,可能要持续几年,我们要做好持久战的准备。新冠永远改变了世界。
  • 对呼吸道传染病来说,隔离是最好的防控措施。戴口罩也必须。出现问题后,只有勇敢面对才有助于解决。掩盖信息只会雪上加霜。美国此次新冠疫情的应对,是彻底失败的。那次大流感过去了一个世纪了,美国人已经遗忘了教训,懂王之王Trump一开始的几个月,连口罩都不屑带。
  • 实际上人类在大自然面前是非常渺小无助的。这次大流感也不是医学、科学控制住的,虽然书里提到了很多微生物学家、研究人员,但没有一个翘楚精英找到罪魁祸首的病原体,当然所有的疫苗、疗法都是瞎猜。事实上,一开始有一个权威号称找到了流感杆菌,说它是流感病原体,带歪了很多研究,浪费了宝贵的时间。权威未必可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