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但非常有意思的唱法

Richard Strauss曾说过,人声是最美的乐器,也是最难演奏的。Avro Part也说过人声是最美完美的乐器。说起人声当然不能不提呼麦这种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唱法,但本文的重点倒不是呼麦,我最近刚发现了Huun Huur Tu这只图瓦国宝级乐队(前面博文有介绍),从他们的专辑里听到Kara Turuya这首歌,觉得很有意思:

这首歌是典型的呼麦,但特殊的地方一是节奏比较快(走路的时候很适合听,容易手舞足蹈),而是好像后半段呼麦中有节奏的颤音。呼麦本身就很难唱,这个颤音是怎么出来的?手盖在嘴上弄出来的?(这个想象好像比较小孩子气,请原谅我才疏学浅)。

这唱法虽难,但肯定不止在呼麦中有用到,您来听听这首伊朗的民谣,演唱者是Alireza Ghorbani,也是伊朗非常著名的一位传统音乐声乐大师:

古典音乐中当然颤音唱法就更常见了,下面一段是我听过的最奇特的,由法国路易十四时代的巴洛克音乐代表JB Lully所作的Air des tembleurs:

Youtube视频地址:


 

这些曲子,实在让人感慨声乐艺术的伟大,以及演唱者非凡的技巧!感谢这些艺术家们!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音乐.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WordPress spam blocked by CleanTa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