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辛格的前半生

《基辛格:1923-1968 理想主义者》(Kissinger 1923-1968: The Idealist),(英)尼尔 弗格森著,陈毅平译,中信出版社2018年4月出版,908页。

这是2015年出版的一部较新的基辛格传记。基辛格是犹太裔美国外交官,在德国长大,20世纪30年代希特勒开始虐待、驱逐犹太人时逃到纽约,后来参加二战打到德国,战后到哈佛上学并留校任教,逐渐步入到美国权力最高层,官至美国国务卿,倚仗美国强大的国力,影响了世界50年,直到今天。他结束了越南战争并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与尼克松一起承认了中国新政府地位,见过新中国各任总书记,直到今天能随时出入中南海见到中国最高领导层,直到现在的特朗普,美国各总统上任,见基辛格这个外交元老也都是规定动作。熟读各哲学著作的他著述颇多,之前这里介绍过他的《大外交》、《世界秩序》和《论中国》。

本书洋洋万言,共900多页,比较详细地叙述了基辛格45岁当上尼克松国家安全顾问前的经历。在作者看来,基辛格在哈佛这种象牙塔受的教育,又酷爱阅读康德哲学这种智力挑战,在真正接触权力之前,看世界都是理想主义的,本书书名由此而来。作者提到,还有下本《现实主义者》,应该在写作中,如果我是作者,我肯定会在基辛格升天去见康德后再出版。

也许我内心太阴暗,但并不完全同意作者的基辛格45岁前是理想主义者的观点。诚然他大学和第一段工作经历都是哈佛这样的名校,带着黑框眼镜的教授也非常容易给人饱读诗书的知识分子的印象,经常提到价值观、信念,不唯物,对各界政府的外交政策也颇多批判,但作为一个从纳粹暴政下逃出的犹太人,活下来、活得更好是最基本的哲学原则。他天资聪颖,喜好读书,(好像非常爱一边看书一边咬指甲);写文章是一等一的好手,善于总结、与人交往,让所有见过他的人都对他的智慧有着深刻印象;年纪轻轻就在军中因为擅长谍报工作扬名;在哈佛30多岁就开始接触白宫,40出头已经代表美国与苏联、法国人一道想方设法说服越共结束战争了。外交官的天性决定了他说话从来慎重、隐晦,不留把柄,既为纳尔逊 洛克菲勒效劳(与其说他认可洛克菲勒的贵族气质与治国理念,不如承认豪宅、支票的现实说服力,当然还有美女的诱惑他也一贯来者不拒),也在尼克松召唤时不费吹灰之力转眼入阁。在我看来,他更多地是一个两面三刀的墙头草。从来没有经历过选举,一直都在为权力中心服务,只需要照顾好几个人就好。某种意义上说,作为外交官他也是一个技术干部,技术人才是各界政府都需要的。这也是民主国家的政客常为人诟病的地方:谁知道他们的建议是真正考虑国家利益的,还是为了自己往上爬、得到更大的权力的私利呢?他的核武器立场,看起来更像一个战争贩子。而且,理想主义到现实主义,有那么轻松就转变的过来的吗?基辛格自己那么崇尚制衡,这样的人唯实力是瞻,会是理想主义者吗?

话说回来,基辛格是当代最聪明的人之一,他的书都很值得读,他的奋斗也值得我们学习。书中也披露了如古巴导弹事件(作者一言以蔽之:肯尼迪是拿土耳其的导弹换了苏联在古巴的)、抗美援朝(之所以和谈是因为美国告诉中国,如果不停手就往北京扔核弹)、越战(美国的确是君子,即使狼狈到那种程度,也没有往河内扔原子弹)等很多上世纪50、60年代美国的外交大事内幕。本书作者是英国知名作家,原著史料充足,写作质量一流,翻译的也不错,想多了解基辛格的朋友推荐一读。

某种意义上说,外交就是做生意,就是交易,不到最后一刻,绝不能露出自己的底牌。基辛格可谓是外交官中的翘楚。不过,即使能量如他,也未能说服中国政府接受Google回到中国。

不久前网上曾有传闻,说基辛格挂了,后来马上就有95岁的他当天在新加坡参加论坛并发言的消息辟了谣。他还能活多久?他会活着看到中美开战吗?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