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与宗教

    哲学的功用,尤其是形上学的功用,不是增加积极的知识,这个看法,当代西方哲学的

 
维也纳学派也作了发挥,不过是从不同的角度,为了不同的目的。我不同意这个学派所说
 
的:哲学的功用只是弄清观念;形上学的性质只是概念的诗。不仅如此,从他们的辩论中还
 
可以清楚地看出,哲学,尤其是形上学,若是试图给予实际的信息,就会变成废话。
 
    宗教倒是给予实际的信息。不过宗教给予的信息,与科学给予的信息,不相调和。所以
 
在西方,宗教与科学向来有冲突。科学前进一步,宗教就后退一步;在科学进展的面前,宗
 
教的权威降低了。维护传统的人们为此事悲伤,为变得不信宗教的人们惋惜,认为他们已经

 
堕落。如果除了宗教,别无获得更高价值的途径,的确应当惋惜他们。放弃了宗教的人,若
 
没有代替宗教的东西,也就丧失了更高的价值。他们只好把自己限于尘世事务,而与精神事
 
务绝缘。不过幸好除了宗教还有哲学,为人类提供了获得更高价值的途径——一条比宗教提
 
供的途径更为直接的途径,因为在哲学里,为了熟悉更高的价值,无需采取祈祷、礼拜之类
 
的迂回的道路。通过哲学而熟悉的更高价值,比通过宗教而获得的更高价值,甚至要纯粹得
 
多,因为后者混杂着想象和迷信。在未来的世界,人类将要以哲学代宗教。这是与中国传统

 
相合的。人不一定应当是宗教的,但是他一定应当是哲学的。他一旦是哲学的,他也就有了
 
正是宗教的洪福。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