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颗彗星,照亮地球《托克维尔传》

《托克维尔传:革命时代的民主先知》(Alexis de Tocqueville: Prophet of Democracy in the Age of Revolution), (英)Hugh Brogan著,盛仁杰、董子云译,浙江大学出版社2017年5月版,623页。

前不久看了《论美国的民主》,最近买了作者的最新传记(原文出版于2006年)来看。托克维尔是个典型的法国诺曼底贵族,20多岁时去了趟美国,回来后因出版了这本直到现在还在不断再版的书闻名于世,而后官至外交部长,文至法兰西院士,很可惜身体不好,只活了50多岁就病死了。

本书详尽地介绍了托克维尔的生活和著述、思想,可以说作者家学渊源,对这个法国伟人研究的非常透,不过行文毫无托克维尔的雅致与简洁,翻译水平也一般,因此并不容易阅读。

托克维尔含着金钥匙出生,终生也处于社会的上流,年轻时写一部崇尚平等与自由的书,应该有一些叛逆的成分在里面;这叛逆本身、作为上层社会的孩子只能靠写民主颂歌来成名也是平等趋势的体现;不过总归屁股决定脑袋,他年纪越大就越为自己的阶级辩护,也是人之必然。

书中介绍托克维尔性欲很强,非常喜欢寻花问柳(托克维尔自己写给朋友的信里说:“一个人如果没有一丝肉欲,尤其在年轻之时,那他将一事无成”);性欲和成名、致富之类的欲望,相关性应该不强吧?至少他没留下子嗣。他英年早逝,是不是也是太早耗干了自己的才华与精力?也许这就是英雄的使命,做一颗彗星,照亮地球,哪怕只有短短的瞬间?

“没有自由的民主社会,也许是富裕、文明、华丽的社会,倘若考虑到平民百姓起着的举足轻重的作用,甚至会是壮丽而强大的社会;也许存在私人美德、家庭好男人、诚实商人和令人尊敬的地主,甚至有教养的基督徒——其祖国不在尘世,其信仰的荣耀就是,在最坏政府统治下的最腐败社会中,培养有教养的基督徒——罗马帝国的没落时期,就充斥着如此这般的基督徒。但是,我胆敢断言,这种社会,绝对不可能产生伟大的公民,更不用说产生伟大的民族;我还胆敢断言,只要平等与专制结合在一起,人们的心智水准就会不断下降。”

“谁在自由中寻求自由本身以外的其他东西,谁就只配奴役。”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