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准备好了吗?《最好的告别》

s28260907这本书是美国一个知名外科医生通过自己的执业、个人经历对衰老、死亡这类严肃问题的观察和思考。这名医生,Atul Gawande,印度裔,今年50岁,是奥巴马医疗政策顾问,在牛津大学读过哲学、政治和经济学,还有很多知名大学的学历,哈佛教授《纽约客》专栏作家,出过几本畅销书。

虽然没人乐意,但人人都会衰老,然后死去。这个规律没有一个人能逆转。面对这种趋势,真正看开的不多,但关键是医学能做什么?我们每个人又该怎么面对?说到底,活着的意义是什么?最后的时刻到来时,如何才是真正明智的决策?

作为一线医生,Gawande医生讲述了他经历的(久病床前无孝子的)患者的故事,比较了他去参观和了解过的养老院、辅助生活机构的情况,高度赞扬了通过给老人们一些人文的途径感受生命的创新;说到底,医学的对象是活生生的人。通过他自己的爷爷、父亲及一系列病人去世过程的描述,他极力主张推广姑息疗法与临终关怀服务,支持病人与家属早做准备,指出医生的职责比保健更重要的是让病人抓住当下,感觉活得如愿,哪怕只有很短的时间,当然,作者还是反对安乐死的。

因为修过哲学课程,又经历了无数次生死抉择,作者全书通过讲故事并穿插一些哲学感想的方式,把书写的引人入胜,又能发人深省。翻译水平也不错。推荐阅读。

这本书对衰老的描述片段,全是事实,但仍然让人很不舒服。全书也让人想到一部拍的很优美的西班牙电影:《皱纹Arrugas》。

书中片段摘录:

我愿意被拒绝,这就使得我成为优秀销售员。你必须得愿意被拒绝。

对大多数人来说,因为不治之症而在重症监护室度过生命的最后日子,完全是一种错误。

只有不去努力活得更长,才能活得更长。

把今天过得最好,而不是为了未来牺牲现在。

勇气是面对知道需要害怕什么或者希望什么时体现的力量,而智慧是审慎的力量。

人好像有两个不同的自我:体验的自我平等地忍受每时每刻的体验,而记忆的自我事后几乎把全部的判断权重放在两个时刻上,即最糟糕的时刻和最后的时刻。

对于医学工作者的任务究竟是什么,我们一直都搞错了。我们认为我们的工作是保证健康和生存,但是其实应该有更远大的目标——我们的工作是助人幸福。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