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真的来了

前天晚上和国内一家大型体检公司的二把手吃饭。俯瞰黄浦江的30楼法国餐厅,上好的勃艮第红酒,烤的鲜嫩的日本和牛。这是家上市公司,一年营收50多亿,市值近400亿。他说他们在考虑用软件来判读体检拍出来的胸片。机器阅片不仅能节省大量的成本(他们全公司一年拍片上千万张,这得多少医生!),而且能提高准确率(人看什么多了都会眼花,是人就会犯错)。我问他考虑的是国外公司(我想到的是IBM),他说国内的公司比国外的好,这东西关键是数据库,国外公司没有国内的数据库大。前天晚上和国内一家大型体检公司的二把手吃饭。俯瞰黄浦江的30楼法国餐厅,上好的勃艮第红酒,烤的鲜嫩的日本和牛。这是家上市公司,一年营收50多亿,市值近400亿。他说他们在考虑用软件来判读体检拍出来的胸片。机器阅片不仅能节省大量的成本(他们全公司一年拍片上千万张,这得多少医生!),而且能提高准确率(人看什么多了都会眼花,是人就会犯错)。我问他考虑的是国外公司(我想到的是IBM),他说国内的公司比国外的好,这东西关键是数据库,国外公司没有国内的数据库大。

我们也说起最近看的书,他说他最近对智能医疗的书感兴趣。说他看到有些书里预测,人将来会变成自己的医生,什么病在家靠人工智能就能预防、治疗。我问他,既然如此,他对体检这一行的未来怎么看。他说未来体检将完全免费,他们公司将完全靠体检后台的各种医疗服务(他们组建了很多眼科、牙科、肿瘤乃至中医等等的平台分公司)生存。呷了一小口夜丘村的黑皮诺后,“数据”,他说,“我们要的是数据”。

人工智能真的来了。上千万阅片工时背后的医生们马上要失业了。我们做的这一行,还有多久会被机器或者软件取代?有点让人不寒而栗。数据就是财富的大时代,我们如何能生存?如何不做智能的奴隶,甚至利用它,成为它的主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