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吉尔的领导艺术 二战回忆录06/12

《战争临到美国》(War comes to America),丘吉尔二战回忆录06/12,丘吉尔著,韦凡 丁岳译,译林出版社2012年版,490页。

本书主要讲了1941年下半年丘吉尔视角的二战,内容涉及与俄罗斯的关系、对其物资支援(以使它更多消耗德国的力量)、北非的不利战局、与美国总统两次会面和大西洋宪章及联合国的构想、对伊朗的占领、日本偷袭珍珠港以致美国参战等重大历史事件。

英国对伊朗的军事行动是赤裸裸的图谋石油的侵略吧?书中丘吉尔说:“英国和俄国说为了它们的生存而战。战争中无法律可言。我们胜利后,波斯保持住他的独立,这是我们可以感到高兴的事。”多么的无耻!

虽贵为首相,举手投足间决定很多人的政治命运甚至战场上成千上万人的生死存亡,丘吉尔其实也是个经理人,帮皇室和英国人民管理国家。本书里体现的他的很多领导艺术、管理思维都很有意思。他非常重视个人关系、与重要人物(比如罗斯福总统)的友谊。在大后方手摇羽扇、坐看风云起的丘吉尔对战争的各个方面几乎事无巨细都要插手,在他手下当差应该不易。

他很多时候在小事上判断是错误的,当然大方向把握的不错。一个教训是,大局已定前,不可妄断时局。

丘吉尔在决策时强调详细调查,基于事实判断,多听不同意见:

在作战和制定政策时,要始终力求把自己放在俾斯麦所谓“另一个人”的地位上。一位大臣愈是能够尽量地和具有同情地这样做,他免于错误的可能就愈大。关于相反的观点他知道的愈多,则在应付父母愈不至于有所迷惑。但是没有深刻和充分的认识的想象,就是一个陷阱。

书后附录里丘吉尔战时发出的指令和信函有一些很有意思。喜欢抽雪茄、喝烈酒的丘胖不喜欢跑步。我是不是太不喜欢思考了?

首相致陆军大臣                                                                 1941年2月4日

请读一读2月4日的《泰晤士报》。据该报刊载,在这个师里从将军到士兵一律强制参加七英里越野赛跑,这确实是真事吗?军事参议院认为这是一个好办法吗?依我看,这未免太过分了。一位校官或将官不应为了和年轻小伙子竞赛,一下子在野外跑七英里,把自己搞得精疲力尽。军官们当然有责任保持自己身体强壮,但更重要的是替手下士兵们着想,并作出关系到他们的安全或舒适的决定。这个师的司令是谁?他亲自跑了七英里么?如果是这样,那么,他去踢足球,可能比作战要更适合一些。拿破仑在奥斯特利茨的野外能跑七英里吗?恐怕是别的人被他逼得跑路吧。根据我多年观察所得到的经验,在较高级的军官当中,具有高级运动员资格的人并不一定是成功的军人。

他希望在具体执行单位,人不需要有思想:

首相致陆军大臣                                                              1941年10月17日

我不赞成这种在陆军士兵中鼓励进行政治讨论的制度。

你们的简短草稿中所写的供军官们用作指导的资料,比起日

报上能够找到的指导资料水平低多了。要讨论而又不希望引起辩论,简直是异想天开。一有辩论,就必然会损害纪律。唯一的健全原则就是”军中无政治”。

我希望你尽可能迅速和妥当地结束此事,并使有关人员改做有益的工作。

对负面消息的控制:

首相致海军大臣和第一海务大臣                                   1941年11月5日

我对于公布我们俘获到的德国潜艇战俘数字,感到非常遗憾。我在六个月前曾表示不赞同公布这项数字。数字是那么小,将它公布只不过是将我们对潜艇作战的失败公诸于世而已。这种泄露是绝对不需要的,徒然长敌人的志气,灭友军的威风。

你们事先知道要这样做么?

该书翻译水平不如前几本。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历史, 图书.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WordPress spam blocked by CleanTa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