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论》第一卷

前不久是马克思诞辰两百周年,不过在此前我已买了全套三卷《资本论》,昨天旅途中看完了第一卷。
马克思是犹太人,而且婚后据传曾经把他的女佣搞怀孕了。他预言的无产阶级革命将最早发生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而事实证明真正发生这种革命是俄罗斯和中国(而中国现在某种程度上说是彻底的资本主义,各种资本进入各种行业,赚够了就退出,哪管在我之后洪水滔天),而并未在西欧发生。他低估了资本主义的自我纠错能力。现在法国、北欧一些老牌资本主义国家,社会福利制度看起来非常象马克思描述的社会主义国家,比我们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本红色圣典,在我看来,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是哲学书,更多的是从阶级角度审视社会的政治经济学著作。这本书从商品交换、货币、生产、价值谈起,逐步过度到资本、剩余价值、原始积累,结论非常简单,资本主义剥削大多数,无恶不作,必须暴力打倒。但马克思的洞察力是异常惊人的,理论水平也非常高。从100多年后在俄罗斯和中国发生的剧变来看,这是一本颠覆社会的书,马克思的书、思想可以说影响和改变了世界。
在马克思眼中,生存是残酷的,人与人之间是对立的,没有人受剥削受压迫,就没有人飞黄腾达;如果一些人不遭殃,另一些人就发达不起来。人只有两种,一种是操人的,一种是被操的。马克思写本卷时流亡英国,如果马克思写此书时不是穷困潦倒而是小康富足,他还能写出如此偏激的书吗?他的暴力观(“暴力是每一个孕育着新社会的旧社会的助产婆。暴力本身就是一种经济力”),是不是来源于他的境况窘迫?
马克思对J S Miller、马尔萨斯、边沁(这位勇敢的人的座右铭是“没有一天不动笔”,他就用这些废话写出了堆积如山的书)等人是非常瞧不上的,冷嘲热讽,非常尖刻。
人是资本的基础,是国家的血液;没有大量的人口基础和快速的增长,资本的繁荣无从谈起。
看本书时,《商业周刊中文版》在搞评论送书活动,我有幸还获赠《马克思与资本论》一书。
资本主义大环境下,我们如何生存?
现在的社会,资本疯狂扩张,停滞不动只会挨宰。“资本是不管劳动力的寿命长短的。”
奋斗是唯一的生存之道。我为外企打工多年,亲眼见过不少终生为一家企业奋斗、做出巨大贡献的经理人50多岁被退休。职场是无比残酷的,资本家用的都是最黄金的岁月,一旦身体不行了,马上换掉。企业里50岁以上的人很痛苦。如果除自身之外一无所长,没有任何生产资料,就只能被剥削。
既然做资本家手中的鞭子,也要做一条锋利、人人都怕的鞭子。管理者要认清一条真理:不压迫别人就创造不出价值。管理者不能自己劳动,而要指挥别人劳动。自己干的,都不是合格的管理者。
这世界的真相是少数精英在为了他们的利益把我们愚民化,让我们持续贫穷。象条羊羔般得过且过只能落得被屠杀的命运。要及早有一条自己的退路才行。问题是,如何治人而不治于人?
人工智能
本卷第十三章《机器和大工业》就机器对工人的威胁作出了充分的论述。机器提高了生产力,也同时沦为资本家大规模裁员、降低人力成本的工具,反过来又让工人更加依赖于资本家。人工智能已来,更大规模的机器替代指日可待,成本降低,资本家肯定爱死了人工智能;在人与机器的斗争中,机器胜了;人与AI的争夺,最后也必然是AI与能适应的人赢。AI也是人造的,工具在不断进步,人也需要与时俱进。只有思考,独立于一切的思考,才让我们与人工智能和其他人不同,才能创造我们独特的价值,确保我们的生存。
书中名句:
“在平等的地方,没有利益可言。”
“战争是掠夺,商业是欺骗。”
“在金钱问题上没有温情可言。”
“人即使不象亚里士多德说的那样,天生是政治动物,无论如何也天生是社会动物。”
“如果世界上所有的人都生活在舒适安乐的环境中,那么世界上很快就会荒无人烟。”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哲学, 图书.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